<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險惡人心
險惡人心
*** *** *** ***

  我不知道我的心還能不能再裝下另外一個人。盡管我的繡床可以有無數個男 人,但我看見的總是指冷琴客那決絕的面孔。我害怕所有的男人都戴著他的面具 來欺騙我。 他們可以欺騙我的身體。但我絕不容他們欺騙我的心。 也許我的心一早就隨指冷琴客走了。我無從尋找。我也不再尋找。 那些男人從我身上爬起來,總有不勝其煩的態度,我恨這些冷血動物,他們 能夠進入我的身體,他們還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呢? 靈魂? 他們需要的只是短暫的快感。 我怎么也不能從他們那里得到這些東西。 如果他們不能從我這里得到快樂,他們得到的只是消失在豺狼牙齒縫中的痛苦。

  我的十二個女仆對我多么衷心,她們就把這些薄幸的色鬼們的頭顱割掉,扔 到山野里。 仿佛一切都在重演。 在一切地方的一切虛假的表情和偽裝的動作。甚至眼神都是抄襲而來。他們 離我越來越遠。 指冷琴客把我的一切都帶走了。 我從男人那里得到的安全感。滿足感。 我有完美的容顏,但我卻支離破碎殘缺不全。 直到這個少年出現。他以為他有天下第一的輕功,事實上他早早就被我們發 現了。 每一次,我沐浴于香湖的時候,他幾乎都在場,不過離得遠遠的。 他似乎是唯一一個對我的乳房和臀部還有深不可測的熱情的男人。也許他只 是太過嫩了,太無知了,太愚蠢了。 指冷琴客的血完全是冷的。這個少年的血卻比燒紅的火炭還要熱。 也許這個少年是我得救的開始? 所以我就只能等等看。我讓他看見一切。我讓他滿足窺視一個少女沐浴的所 有想像。 水,香湖的水流過身體有一種非常清涼的感覺,從鼻尖向下,滑過我的酥胸, 順過大腿,再落入香湖。 我知道這個少年很猴急地吞著口水,眼睛睜得比任何時候都要大,臉紅通通 的,血直往上涌,一只手也伸進胯間。 在我彎腰洗頭發的時候,也許他就已經射了一褲子。 在我沉于水中,只露出一雙堅挺的乳房的時候,也許他又到了高潮。 在我把一根中指插進我自己的身體的時候,我想他已經情不自禁地暈死過去。 他的頭腦里也許只剩下一些色情片段,他也許偷偷地在妓院屋頂上頂著月光 竊聽妓女的呻吟浪叫,他房子里肯定有無數的春宮圖,這個小色魔。 指冷琴客已經在我的世界里死翹翹了。

  一個無知少年也許能讓我在這個無恥的世界里再次燃燒。 然后我決定跟他見面,盡管我們已經偷偷地見過無數次面,這一次我們要光 明正大,不是像以往那般偷偷摸摸做賊一樣。 這小子的瘦煙掌的確有兩下子。 我一套七仙劍法竟然奈何他不了。看來我的確是大意了。 然后我們就打到香湖上了,在他弄落我十二個如花似玉的女仆的衣服之他的嘴唇好像燒紅的鐵塊,貼上我的雙唇讓我全身一震。 我再一次看錯了這小子。 我倆就擁作一團。立馬落于香湖水中。 這是我第一次在香湖里面跟人胡鬧。 我第一次跟人打了一架然后就跟人家搞上了。 我第一次跟一個小色魔在香湖底糾纏在一起。 想不到這小子的棍輥竟然很長很大很燙。 他一下子就把我充滿了。 他一下子就把我弄熱了。 他一下子就把我弄濕了。 在他身上我重新找到了新大陸。我感覺到一些東西很厚實。讓我很感動。 指冷琴客留給我一個爛攤子,讓我感受到最徹底的失敗。 我找回了我的成就感,我在他的身體上很幸福,我在我的閨房里很幸福,我 在這個世界上很幸福。 我問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說:冷落葬劍魂! 我說:你是指冷琴客的兒子? 他說:不錯。 *** *** *** ***有時候人的臉是扭曲的。那是很恐怖的臉。讓我一輩子都做噩夢的臉。 為了擺脫這些噩夢,我能做的只有兩件事。 為我自己做更多的面具。 洗琴。 我曾經有一個妻子,但我們沒有生下一個英俊的兒子,我們也沒有養育一個 美麗的女兒。 在我們洞房那夜,月亮比鐮刀還鋒利,微風比魔鬼更陰險,時間比千里馬更 快。在我打開我妻子的身體的那一瞬間,她就已經死去了,她的身上都是鮮血, 暖熱的鮮血流了一地,上面還有牡丹和玫瑰,還有我的雪琴。 她死得太倉促了。她死得太奇怪了。她死得太恐怖了。 她身上的傷口跟牡丹花瓣和玫瑰花瓣的形狀都基本吻合。是一種我一輩子都沒有見過的兇器。

  人的心太陰險了。人太脆弱了。我的妻子就這樣沒有了。 她的身上沒有一處不是那些花瓣傷口。 我也許一輩子都不能找到這個害死我妻子的殺人兇手。我在酒缸里浸泡了三 個月。我在妓院里迷失了六個月。我在墳墓里害怕了九個月。我發現一切都不能 讓我平靜下來。 因為我的臉比任何時候任何人的臉都更加痛苦,所以我就必須造無數個面具。 只有這樣我才能躲避在背后,誰都看不見我。 面具和琴都能讓我暫時地平靜下來。 在面具背后我可以成為任何一個男人。在面具和琴背后我可以成為任何一個 有才的男人。 所以我是指冷琴客。 所以我也是指冷琴客的兒子,冷落葬劍魂。 在無夢影的身體里面,我才既不是指冷琴客,也不是冷落葬劍魂。 我把一些無用的東西插進她的身體,我發現在某些瞬間我可以逃避噩夢的困 擾,我的確是那個沒有面具的人。 我的雙手切實可親地感覺到她的乳房的清香和溫暖。 我進入她的身體,我并不是進入黑暗的虛無,我的確是進入那個叫做無夢影 的女人的身體。 我的舌頭可以跟她的舌頭纏綿繾綣,我的舌頭感覺到她的口水的清甜很純潔 了。 我是指冷琴客的時候,也許我自己不是在做夢。我是冷落葬劍魂的時候,也 許我自己也不是在做夢。 證據正是這個把我的東西放進她的嘴里的女人,無夢影。 我需要她來把我的噩夢全部燒毀。 我讓她抓住我的把把,她來回弄幾回,這東西就跟她的奶子一樣堅挺無比了。 讓我堅硬如鐵了。我說。 無夢影索性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撕碎,她把她閨房里面的所有衣服都撕個粉碎, 她把我所有的衣服也搗成無數只蝴蝶。 然后,無夢影把我的把把放進她的溫柔洞里。她看著我,我看著她。 世界的面具在這個瞬間被撕成無數只禿鷲。 我跟她一邊做愛,一邊走出她的閨房。我們迎著水般清純的月光走出她的洞 府。 進入你的身體我就真正地進入了這個世界。我說。無夢影笑了。一絲淫蕩纏繞著一絲嫵媚,一點清醇縈繞著一點青春,她笑得 如此成熟。 我的噩夢被射入你的身體里面了。我說。 那一刻,無夢影因為高潮而暈死過去。她緩緩醒過來的臉一片紅暈,但比深 秋的楓葉更可愛。 你是一把鎖,我是解開你的那把鑰匙。無夢影說。 我把有些疲倦的把把拉出她的身體。她用香湖的湖水清洗我的把把。我們沐 浴在香湖的清水和月亮的清輝里面。 你是我的色情之夢。你是我的手淫和意淫的對象。我說。 我們深深地沉入香湖的水底。 香湖浸透了我所有的面具。 無夢影看見那些面具一張張地土崩瓦解香消玉殞。 我從香湖里爬出來以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無夢影了。 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在夢里,我和她一次又一次地做愛。然后我們倆才去香湖洗我們的雪琴。 從夢中醒來,我一無所有,世界就從任何地方進入我的身體,我欲哭無淚。 一切不過是南柯一夢罷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