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淫蕩修真者
淫蕩修真者
百花仙子的臥房里,燕追星正在百花仙子床上享用白狐的身體,白狐果然不愧是狐貍精出身,盡管燕追星現在已經擁有十分多的出色女奴,但是還是沒有一名能讓燕追星玩得這么舒服的。

  成熟豐滿的身體,絕美的臉容上時常哀怨時常清冷,加上躍千愁未來最愛女人的身份,都讓燕追星不禁沉迷其中,還好白狐現在對自己忠心耿耿,不然燕追星真怕一不小被她用天賦吸干。

  「恩——主人——恩——」在激烈的性愛面前,就算是性格清冷的白狐也忍不住呻吟出來。

  就在此時門外走進一名身穿透明薄紗的年輕女子,對著正在床上推車的燕追星恭敬道:「主人,百花仙子求見」

  「恩?母親大人回來了?快點讓她進來,我要看看她帶回了什么禮物給我」「是的,主人」

  女子緩緩退去,半響后一身華麗宮裝的百花仙子牽著一條繩子走了進來,繩子的另一端是一名渾身赤裸的美麗女子,而此時這位美麗女子正像條狗一樣被百花仙子牽著走進來。

  百花仙子看著床上激動運動的兩人,微笑對著燕追星:「追星你從哪里找來這么美的人兒,連我都被比下去了」

  正在白狐雪白豐滿翹臀上撞擊的燕追星被母親端莊溫婉神態刺激到了,瞬間加快了速度,把白狐撞得無意識的翻起了白眼,最終到達了高潮,在白狐子宮里射出大量精華,滾燙的精液讓白狐也一起進入了高潮。

  「啊——主人——」

  把懷中的美人放下,燕追星渾身赤裸地走到百花仙子面前,伸手把她攬入懷中,習慣性的按在她豐滿的胸部上揉捏,對著臉色紅潤的百花仙子溫柔道:「母親大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

  百花仙子被燕追星抱住后就溫順的靠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纖手很自然的去套弄那堅硬的金箍棒,聽到燕追星溫柔的表白后雖然心里很高興,但卻故意板起臉:

  「追星你現在的女人越來越多了,床上那位看起來就比我出色了,時間長了你肯定會慢慢忘記我了」

  燕追星一邊笑著看百花仙子的表演,一邊抱起她豐滿的身體放在桌子上,手上法力涌動,華麗衣裙瞬間化為灰燼,堅挺的下身毫無障礙地捅進百花仙子濕潤的蜜穴里:「不會的,她們都只是我的性奴隸,而您則是我的母親大人」。

  「啪啪啪、話說,啪啪、母親大人,啪、我給你的任務,啪啪、完成的如何?」「恩——任務…恩——完成得很順利…,恩——扶仙島的高層現在都是我們的人了…,恩——芙蓉那個小丫頭也安排了人調教了…,恩——這條母狗就是你要的蘭冰雪…,恩——外面還站著一百個扶仙島的出色女弟子…恩——等著你出去驗收……」「啪啪、母親大人,啪、辛苦了,啪啪啪、我們現在就,啪、騎著這條母狗,啪啪、出去收貨!」

  燕追星左手抱著還在結合的百花仙子,右手抓起一臉春情的白狐,身上像掛著兩只樹懶一樣坐蘭冰雪光滑的后背上,法力凝聚的大手用力抽在蘭冰雪屁股上,命令道:「出發了,母狗,讓我們一起去見見你們扶仙島的優秀弟子」。

  一直兩眼無神注視著一切的蘭冰雪,聽到自己要以這個樣子去見扶仙島弟子,不禁流下屈辱的淚水,心雖不愿但卻阻止不了身體緩慢地往外爬。

  百花宮大殿上,此時扶仙島的女弟子們正竊竊私語。

  「蘭師叔和百花仙子怎么去了這么久還不回來啊?」「對啊,都半個時辰了,想把我們晾到什么時候?」「或許有事情耽擱了吧?」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百花宮怪怪的,我進來后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哪里有什么問題,百花仙子是從我們扶仙島出來的,難道會害我們?」「我不是說百花仙子,我是說那些百花宮弟子,總感覺她們看我們眼神怪怪的,就像,就像……」

  「就像看妖物,那種非我族類的感覺。」

  「對對對,上次紅師叔抓了一只妖物回扶仙島,那些弟子好像都是這種眼神。」「……(# ?Д?),你們應該想多了吧…百花仙子和她相公……」「啊!變態啊!」

  就在三個妹子越聊越虛的時候,伴隨著一聲尖叫姍姍來遲的燕追星終于騎著蘭冰雪出場了。

  四名赤裸的男女一出現立刻引起了注意,有些女弟子大罵淫賊拔劍就想上去砍人,而剩下的大部分女弟子顯然發現了同樣赤裸百花仙子和蘭冰雪,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測,已經在緩慢地偷偷后退。

  燕追星望著下面涇渭分明的兩撥人,不急不忙地將最后一發精液射進百花仙子體內,把軟泥般的百花仙子交給白狐,走到臺階前露出肆意的笑容,眼中的紅光暴增。

  ……

  半響后,原本宮主座椅的位置,此刻已經換成一張大床,燕追星正在上面扶著蘭冰雪的屁股,下身緩緩靠近濕潤的蜜穴,而大殿中間,一百名扶仙島女弟子都全身赤裸的站著,臉帶恐懼地看著上面的燕追星。

  隨著一聲淫笑,燕追星直接捅進蘭冰雪的蜜穴中,直到到達子宮里面才傳來蘭冰雪的慘叫聲,緊接著那一百扶仙島女弟子也接連響起,就像她們也被干一樣。

  燕追星得意一笑,然后開始粗暴的玩弄蘭冰雪的身體,大殿中回響著101個人的呻吟和慘叫。

  ……

  武立雪最近感到十分不安,自重百花宮那個叫燕紫霞的女人來過武家后,武立雪就感覺整個武家忽然都變了。

  以前最寵愛她的哥哥最近變得冷漠無比,家里最強勢的父親變得對母親唯命是從,而母親…,武立雪昨晚親眼看到母親衣衫不整、袒胸露乳的對著一名男子畫像自瀆,還呻吟著口呼主人。

  家人的變化讓武立雪恐懼的不敢再相信家里的族人和長老了,再三考慮后武立雪決定向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家求助,四大家族一直以來同氣連枝,武家現在面臨著重大危機,相信其他三家不會袖手旁觀。

  拿起筆墨紙硯開始書寫信件,把家里的詳細變化都寫上,一式三份密封好,再把右手上的紅寶石手環扣下三顆紅寶石作為信物,這是自己從小佩戴的手環,上面鮮血般的紅寶石在修真界也是獨一無二的。

  望著三顆散發著血紅光芒的寶石,武立雪神情帶著對未來的茫然,喃喃自語道:「希望我們武家能度過這次危機,父親母親能夠相安無事。」南海紫竹林

  一名紫衣女子,無聊地坐在海邊的巖石上,秀麗的小腿在輕踢海水,女子一頭秀發沒有任何拘束,面容俏麗而又恬靜端莊,兩只充滿靈慧的大眼睛,皮膚白皙,配上一身的紫衣,顯得氣質有些超凡脫俗,一根簡簡單單的紫色絲帶束腰,將身軀勾勒得婀娜。

  紫衣無聊的嘆了一口氣,壞蛋師傅昨天又說要出去幾天,每次都不帶上我,說什么外面的世界很危險,都不知道我每天待在紫竹林都無聊透了。

  突然一陣呼嘯聲,一道紅光在紫衣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砸身前的海水中。

  紫衣反應過來后,馬上飛到半空中,召喚出本命飛劍,警惕的看著海水中的那道紅光,神識探出……

  半響后,紫衣降落在巖石邊上,從水里撈出一顆紅色寶石,看著眼前散發著血紅色光芒的珠子,紫衣神色迷離地喃喃道:「母親么?」……

  武家議事大廳上,一名成熟的美婦人坐在主位上,看著跪在面前的武立雪,怒聲道「雪兒,你太讓我失望了,想不到你會這么調皮,導致我們四大家族差點內訌,」

  「母親,求求你快點醒過來,嗚嗚,雪兒好害怕」武立雪望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孔絕望的哀求道。

  「哼,死性不改,來人,把這個家族的叛徒關進大牢嚴加看管。」……

  紫衣望著前方仙氣蓬勃的山門,深吸一口氣,一步步地往上走,就在紫衣靠近山門的時候,兩道遁光忽然從山門閃出停在紫衣身前,顯現出兩名身著勁裝的美麗女子。

  其中一個女子往前一步喝道:「來人止步,前面是我們望月宗的山門地界,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我有事要見你們宗主,麻煩兩位姑娘通報一下,就說逍遙后人求見」說著紫衣把手中的紅色寶石攤開,妖艷的鮮血光芒閃爍。

  「是…是的……」

  ……

  「嗚嗚,嗚嗚嗚」幽暗的大牢里,武立雪躲在角落無助的哭泣。

  家人無端的異常,求助無援,反而被誣陷關進了大牢,讓一直以來天真活潑的武立雪感到深深的絕望。

  「或許,自己以后一輩子都要關在這個陰森森的大牢里,嗚嗚……」「雪兒,雪兒你還好嗎?」

  熟悉的聲音讓武立雪哭泣聲一滯,快速的擦了擦眼淚,抬起頭來,武立雪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明媚身影。

  「嗚,素茹表姐,雪兒好怕」

  「雪兒別怕,我現在就放你出來」說完譚素茹就拿出了一把銅鑄的鑰匙。

  「素茹表姐,母親,母親她……」

  「姨娘她有問題,四大家族的高層都有問題,前陣子我就察覺到了,我懷疑他們被魔宗的人控制了神志」

  「那,那該怎么辦啊?」

  「現在唯一的辦法只能去向正道六大門派求助了,雪兒,我們需要這樣……」

  半響后,譚素茹看著奔向林中的身影,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纖手梳理著青絲,喃喃自語道:「希望這次的功勞能得到主人的寵幸」。

  望月宗

  紫衣緩步跟著一名紅裙女子后面,一言不發,清秀的臉蛋顯得異常的怡靜。

  紅裙女子是在那兩名弟子通傳后忽然出現在山門的,自稱是瓊花仙子的師妹花如意,讓紫衣跟著她去見瓊花仙子,一路上也不用法術趕路,就這樣帶著紫衣一步一步的往那座巨大的仙峰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或許覺得怡靜的紫衣不可能主動發問,花如意選擇主動打破沉默。

  「紫衣」,紫衣的聲音顯得清冷異常,惜字如金。

  「你說你是逍遙后人,那逍遙到底是誰?我們望月宗找了這么多年都找不到的逍遙肯定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吧?」

  「逍遙是家師,未經家師允許,紫衣不敢暴露家師身份。」「家師?逍遙是你師傅?不對啊,年紀對上了啊。」「……」

  「好吧,看樣子你是不會說的,走吧,估計師姐也等急了」說完就抓著紫衣駕起了遁光往巨大山峰飛去。

  ……

  「哈…哈…」急促的喘息聲從武立雪口中傳出,尚未到達筑基期的她無法使用法器飛行,只能依靠神行符趕路,只是神行符只是加快速度,行走的過程還是需要耗費使用者的體力,已經連續趕路三天的武立雪感覺自己快到極限了。

  「哈…雪兒你要堅持住,為了父親母親,為了大家!」啾

  忽然一道遁光滑過,停留在武立雪面前,是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老者盯著武立雪怒聲喝道:「家族叛徒武立雪,你可知罪」。

  「二爺爺!」

  看著這從天而降的絕望,連日以來忍受著身心疲憊趕路的武立雪就像被戳破的氣球一樣,迅速的崩潰起來,失聲痛哭:「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二爺爺,連,連你也,嗚嗚嗚嗚」。

  「咯咯,小妹妹,什么事哭得這么傷心啊,告訴姐姐,姐姐幫你出頭」隨著聲音響起,一名妖嬈嫵媚女子出現在武立雪身旁,女子身披鮮紅宮裝輕紗,隨著清風的吹拂,兩條潔白修長的大腿裹在紅紗里若隱若現,分外誘人。

  突然出現的妖嬈女子讓老者臉色大變,咬著牙喝道:「百媚妖姬!這是我們四大家族的家事,難道你們幻魔宮想和我們四大家族開戰嗎!」「咯咯咯」百媚妖姬嬌笑一聲,展臂輕撫云鬢嬌語道:「這位老古董好大的威風,跑到我幻魔宮地界抓人,還威脅要開戰,你們把自己當成扶仙島不成?」「哼,我們當然不是扶仙島,但是也不是你們幻魔宮能侮辱的」「那你倒是來呀,抓到姐姐,姐姐給你啪啪」,百媚妖姬忽然對老者露出一個十分誘惑的媚笑,伸手把一旁呆滯的武立雪拉到懷中,纖手挑逗般地掃過她的敏感部位:「還有這位漂亮的小妹妹哦!只要你抓到我,我們就一起服侍你」。

  「你!」老者只覺渾身得欲火上涌,甚至對自己的孫女輩武立雪也產生的欲望,腦海里不受控制的幻想著和她們兩個顛倒龍鳳的場景,知道自己修為不到家,再這樣下去不用交手就敗下來,連忙壓下欲火,駕起遁光逃走。

  百媚妖姬看著老者逃遠了,收起魅惑人心的魔功,對著懷中滿臉通紅的武立雪嬌笑道:「小妹妹,來告訴姐姐發生了什么事?」……

  花如意的遁光到達了宮殿群之前就停了下來,帶著紫衣緩步走了進去,并沒有往望月宗巨大主殿走去,而選擇一條僻靜的小道。

  隨著時間的過去,紫衣逐漸看見小道盡頭出現了一座閣樓,閣樓上匾額有三個娟秀的大字,銀月閣。

  花如意領著紫衣登上了閣樓,兩人立馬看到憑欄處有一女子身影,女子白衣如霜,瓊花玉枝高盤著秀發,沉浸在水銀般的月色中,窈窕而寂寞,背影顯得有些凄涼。

  「宗主,紫衣姑娘來了」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眼神恍惚的看著紫衣,猶豫半響后,緩緩道:「你叫紫衣?」

  「恩」

  「紫衣,你有興趣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

  白衣女子沒在意紫衣的沉默,也像陷入了回憶中沒有發現,繼續用清冷中帶有哀傷的聲音緩緩道:

  「我望月宗曾經有一名出色的女弟子,她美若天仙,她天賦絕頂,她是當代中最出色的女弟子,下一代掌門的繼承人,她一直覺得像她這樣出色的女子一輩子都不會折服于那些庸俗的男人……

  而結果她遇到了他,一名凡夫俗子,但他的文采,他的風度,他俊朗的外表都深深吸引著她,而同樣優秀的她也同樣的讓男子動情不已。

  就這樣,兩人以凡人的身份相愛了,一起游玩,一起泛舟,到最后的肌膚之親。

  在度過一段愉快的日子后,女子忽然有身孕,他們選擇在一個偏僻的小村莊里安定下來,期間鸞鳳和鳴,直至孩子出生……孩子出生后,女子不知道是母性還是理性壓過了感性,讓女子認清了現實,她和男子是不可能一輩子在一起的,修真者和凡人的壽命差距只會讓他們以后身感痛苦。

  趁著入網未深,女子決定帶走具有靈根的女兒回到望月宗,于男子斬斷牽連,但女子深知這一切必須要得到自己師傅的原諒,所以女子瞞著男子偷偷回到望月宗……

  而結果等女子再度回到那個小村莊,昔日溫馨的竹房已經人去樓空。」白衣女子指尖拂過青絲,抬頭望向已然升起的明月,清冷的臉帶有哀傷,語氣恍惚道:「紫衣,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母親!」

  白衣女子聞言,清冷的氣質瞬間全無,臉帶激動地轉過身來,入眼的卻是一片鮮血般的紅光。

  ……

  百花宮

  原本的華麗的主殿已經改造成緋色的縱欲場所,中間坐落著一張巨大的龍床,龍床四周有著各色各樣的美女在翩翩起舞,美女們眉目間都泛著散不開的春意,一個個或是羨慕或許渴望的望著龍床上的幾個身影。

  此刻龍床上百花仙子和白狐兩俱誘人的軀體纏綿在一起互相慰籍,在她們身邊一名身穿鮮紅宮裝的妖嬈女子正坐在燕追星雙腿之間,不斷的搖晃著身體,本來就半裸的嬌軀在搖晃中春光不斷地乍泄。

  「啊——恩——你——這個王八蛋,恩——快放了老娘,恩——不然老娘定要你生不如死,啊啊啊——」叫罵中紅裝女子在激烈的迎合中到達了高潮,身體一軟,纖手扶著燕追星的肚皮,一副想休息一下的樣子,可是身體卻在未知的力量支配下,再度激烈的搖晃起來:「啊啊——別動了,求你了——恩——恩——」「哈哈哈!你求我也沒有啊,又不是我在動,是你在強奸我啊」一直躺著享受的燕追星看著眼前的美景淫笑道,主動坐了起來,雙手伸進半露的紅色宮裝探索起來,「而且我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幻魔宮宮主百媚妖姬居然是一名處子,哈哈哈!那些拜倒在你艷名之下的男人絕對想不到吧?

  帶著紅絲帶的纖手主動地扶住燕追星的肩膀,身體借力更激烈地搖晃起來,滋滋的水聲有節奏般的響起,百媚妖姬妖嬈的臉上露出了深刻的恨意「恩——你到底——恩——對我的身體做了什么!啊啊啊——又去了——啊——」手指抓住百媚妖姬粉嫩的奶頭,用力的把它擰成螺旋狀,享受著下身熱流沖擊的美妙感覺,燕追星調笑般的開口道:「嘖嘖,處子就是處子,我只不過稍微加強你的敏感度,用得著高潮這么多次嗎?你旁邊的兩個騷貨比你持久多了」纏綿中的兩女聽到燕追星提到了她們,對視了一眼,誘人的嬌軀果斷的分開,一左一右地接近燕追星,用她們豐滿的嬌軀包圍著他,服侍般地挑逗著燕追星的敏感點。

  「恩——你這個——王八蛋——恩——我一定要殺了你——啊——」從高潮回過神來的百媚妖姬再度兇狠地對這燕追星威脅道,只是中途被快感打斷了好幾次顯得那么的無力。

  「哈哈哈!殺我?你打算怎么殺?吸干我嗎?」心情大好的燕追星雙手抓住百媚妖姬腰肢,把她整個人抬了起來,噗的一聲,百媚妖姬的蜜穴離開了根巨大的肉棒,在空中,蜜穴的洞口還沒來得及收縮,在里面被巨大肉棒封存了很久的淫水噴灑而出。

  「哦——」百媚妖姬被突然的空虛弄得茫然無比,迷茫的嬌喘中帶有深深的渴望,身體自主的尋找那個可以填滿空虛的巨根,手腳并用地纏繞著燕追星的身體。

  燕追星獰笑一聲,把百媚妖姬的身體反過來扔在床上,接著整個人像公狗一樣趴在她身上,俯身到她耳邊,用充滿快意的語氣道:「給我像條狗一樣趴著,母狗」,撩起散落的紅裙,把越發巨大的下身對著那流著淫水慢慢收縮的蜜穴直插而進。

  「啊——!」再度被填滿的百媚妖姬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身體像回應剛剛的命令般,四腳著地,屁股高高的翹起,偶爾還調皮般的晃晃,讓那個深入她體內的巨根享受不一樣的刺激。

  燕追星看著認命般沉醉在快感中的百媚妖姬,露出惡意的微笑,俯身到百媚妖姬耳邊輕聲道:「葉宮主,你認真看看那些用羨慕的眼神看著你的舞女是不是很眼熟」

  百媚妖姬聞言臉色一變,妖嬈臉孔開始變得蒼白起來,不敢置信的看著周圍身著妖艷的舞女,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開口道:「求你…啊——啊——不要這么——啊——用力——又去了——啊啊啊啊——」。

  看著輕松被自己送上高潮的百媚妖姬,燕追星的聲音宛如惡魔般的響起:

  「求、我、什、么?」每說一個字燕追星都會用力地狠狠地撞擊她的子宮,「求、我、放、過、這、些、騷、貨、嗎?但、她、們、都、是、你、給、我、送、的、禮、物、啊!啊!啊!」。

  隨手把百媚妖姬的紅色宮裝扯碎,把裸體的她抱入懷里,燕追星對著一臉被玩壞的百媚妖姬溫柔道:「你想要回去嗎?」

  「求…求…求求你……」

  「……」

  「看來你對門派的感情很深啊!郝無畏,進來吧」燕追星的話音剛落,大門處走進來一名中年男子,四周魔幻宮的女弟子很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男子一直走到床邊,跪倒在燕追星面前,恭敬道:「主人」百媚妖姬難以置信中年男子,纖手篩糠般的抬起:「無畏?你的眼睛?」「他的眼睛是他自己挖了,畢竟百花宮里都是我的女奴,怎么能讓他帶著眼睛進來呢?你說是吧!」燕追星舔了一下百媚妖姬的耳垂,在她的驚呼聲中把下身重新插進她的蜜穴,百媚妖姬的(身體)很自覺的動了起來。

  「求求你,恩——求求你放過無畏,恩——我可以當你的性奴,恩——可以全心全意的服侍你,恩——」百媚妖姬一邊搖晃著身體一邊哀求道。

  「性奴你是當定的了,放過你的相好也可以,不過……,你要把幻魔宮全部的女性都調教成性奴送給我,哈哈哈!」

  「不,不,不,不要這樣,我不能那么做,啊啊啊啊啊!」連續心神受創的百媚妖姬雙手的抱頭,發出絕望的尖叫。

  燕追星雙手蓋著耳朵,滿臉無奈道:「好了好了,剛剛逗你玩的,我等下把你們的記憶抹去,就放你們和幻魔宮的弟子離開,我只是玩玩而已」。

  發瘋的百媚妖姬徒然的怔住,呆呆地回頭看著燕追星,用天真語氣充滿期待道:「真的嗎?」

  「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躍千愁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會放過?哈哈哈!」燕追星狂笑中反手把百媚妖姬按在床上,瘋狂的抽插起來。

  「你馬上會親手殺死你的愛人,你會親手把幻魔宮的弟子長老全都調教好送給我,你還會全心全意的當我一輩子的性奴,偶爾還能重新體驗一下今天的美!

  哈哈哈!體驗今天最美妙的高潮吧!」隨著變態般的宣言,燕追星到達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在滾燙的精液下,百媚妖姬也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絕望的表情被高潮沖散,整個人像被玩壞一樣無力掛在燕追星身上。

  把最后一發精液射進了百媚妖姬的子宮,燕追星伸手招來一把劍,把它遞到百媚妖姬手上,對她輕聲道:「來,握住它,去把郝無畏的頭顱砍下來,不要怕,有我在,你瘋不了的」。

  一臉呆滯的百媚妖姬無意識抓住了劍柄,腳步闌珊往郝無畏走去,一路上不停地有白濁從她蜜穴里流出。

  望著還是一臉呆滯的百媚妖姬,燕追星搖了搖頭,輕彈了一下手指笑道:

  「你逃避不了的」

  不!!!!!!

  ……

  燕追星一臉滿足的枕在百花仙子大腿上,白狐躺在他的懷中一臉柔情的看著他,雙腿之間的百媚妖姬正用豐滿的胸部和鮮艷紅唇服侍著他巨大的陰莖,偶爾看向燕追星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情和狂熱。

  忽然一名身著粉紅透明輕衫的女子走了進來。

  「參見主人」

  燕追星擺了擺手示意她起來,問道:「什么事」「主人,望月宗的瓊花仙子帶著一眾長老弟子求見。」燕追星聞言馬上坐了起來,淫笑道:「看來紫衣已經親手把她母親推下了深淵了,讓她們進來吧!」

  「是,主人」女子恭敬的應了一聲緩緩退去。

  白衣如霜,清冷動人,在燕追星無比期待的眼神中,瓊花仙子一襲白衣,帶領著一眾門人緩步而入,低下了高貴的頭顱,跪倒在燕追星面前,齊聲道:「瓊花,花如意,洛輕裳……,參見主人!」

  ……

  華夏修真界自古以來都是修真界的中心地帶,但不知何時開始,人才逐漸凋零,從修真界的巔峰變成三流的存在,到現在只能依靠著隔離大陣和天下第一人畢長春的威懾勉強過著封鎖閉國的日子。

  靈芳谷就是位于華夏修真界之外,在修真界眾勢力中也是一流的存在,谷主是有天下第一美女,天下第一神醫美稱的化神中期高手露妍清。

  論實力,只有一名化神中期的靈芳谷當不起一流勢力的名聲,但谷主露妍清身為天下第一神醫,多年以來憑借著出色醫術讓各個勢力都欠下了不少的人情,所以修真界一直有傳言,惹了靈芳谷就差不多等于惹了修真界全部的勢力。

  更別說露妍清還有著天下第一美女的身份,修真界有無數高手都癡迷于她,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莫過于天下第二高手文瀾風為了她一句話挑戰第一高手畢長春的事件了。

  雖然她和文瀾風事后都被畢長春教訓得很慘,但反而讓她的名聲更高了,畢竟這么多年來,能得罪那個瘋子兼殺人狂魔畢長春而不死的,幾乎沒有。

  而現在燕追星就是位于靈芳谷,躍千愁都有關的女子基本都在他掌控之中,就連同樣位于外域的躍千愁最后一名后宮顏雨現在也在他胯下吞吐著。

  對于這名青樓老鴇,燕追星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找到了她并直接控制起來,狠狠地玩弄一番后,就帶著她來尋找真正的目標露妍清。

  說起露妍清,上輩子燕追星就嘗試過用魔眼控制她,不過因為修為沒她高,被輕易掙脫了,這里也可以說是他失敗的起點,如果當時他能過控制住露妍清,有她配合,躍千愁絕對有死無生。

  不過現在不同了,融合了路人甲帶過來的神秘能量后,燕追星發現魔眼產生了很大變化,威力大了很多不止,還多了各種靈活多變的使用方法。

  不過魔眼的威力雖然大了很多,但燕追星也不敢保證他渡劫期的修為可以控制住化神期的露妍清,所以不敢直接對上露妍清,而現在他的身份是求醫者,以客人的身份居住在靈芳谷。

  一腳把吞吐著肉棒的顏雨踢開,對著身邊清冷如霜的瓊花仙子笑道:「比起她那種成熟妖艷的賤貨,我還是更喜歡看你這種冰美人一臉發春的樣子」說著就把一身白衣的瓊花仙子拉入懷中,開始仔細探索起來。

  「主人,這里是靈芳谷」

  「怕什么,靈芳谷也管不了客人和女奴們的性生活啊」撩開裙擺,對著沒有褻褲保護蜜穴摸了一把,調笑道:「你看你多濕,一直很想要吧」說完就直接把巨大的下身捅進濕潤的小穴里。

  「恩哼——」

  幾日后

  燕追星緩步地跟在一名男子后面,穿過靈芳谷的繁華宮殿,來到后山一個小閣樓面前。

  男子的腳步停在閣樓門前,對著大門處恭敬道:「師傅,捐助十億靈石的燕公子已經帶來了」

  「辛苦你了老三,讓他進來吧」一道女子的聲音從閣樓中傳出,聲音空靈而清澈,猶如置身仙谷中那清澈的流水。

  「是,師傅」男子恭敬的應了一聲,然后上前打開了房門,往旁退了一步,對著燕追星溫和道:「燕公子,你可以進去了」。

  燕追星點了點頭,越過男子緩步進入閣樓中,在這個充斥淡淡藥香味的閣樓里,擺放著一個青山傲竹的屏風,隔著屏風燕追星隱隱約約看到一個體態婀娜的女子身影。

  定了定神,燕追星對著女子身影行禮道:「晚輩燕追星拜見露前輩」。

  然而屏風后的女子就像沒聽到燕追星的話語一樣,沉默地站在原地,隔著屏風觀察燕追星,似乎想確定他是不是一名登徒浪子。

  就在燕追星感到不耐煩的時候,屏風后的女子終于動了,一步一輕移,清風拂青紗,青色的紗裙在風的挾持下,將修長的腿部輪廓裹得起伏動人,向上身延續的玲瓏四凸,更是動人心魄,那朦朧的曲線,隨著移步裊裊前行,能讓萬物失色,步步能斷了人呼吸的念頭。

  燕追星看著屏風前動人的青紗蒙面女子,心中感嘆道:「上輩子醉心大業沒有留意眼前女子的絕美,今世融合了路人甲后才發現此女子只因天上有啊!」同時注意到蒙面女子眼中偶爾閃過的紅光,露出滿意的笑容:「露前輩,在下有一頑疾,請前輩出手相助……」

  閣樓外,辛老三盡忠職守地守在外面,對于閣樓中偶爾傳來的痛苦呻吟,他選擇性的無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