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在學校里就敢干
在學校里就敢干
「貝貝,你帶我來這干嘛?」江芯不解的問道。此刻,她被劉貝貝帶到了學校教學樓后面一千偏僻的小樹林里,由于這里位于教學樓背墻處,位置稍顯得偏僻,所以很少有人來。劉貝貝沒有說話,只是站在江芯的背后,一把攬住了她柔軟的蠻腰,將這個嬌美動人的女朋友抱在懷里。


  「啊……干嘛了……」突然被男朋友抱住,江芯嬌嗔一聲剛想要掙脫開,就發現原本攬著自己腰部的手掌已經攀上了那高聳的乳峰,掌心托起這對均勻圓滑的乳房隔著衣服用力的一捏,手指就深深地陷在圓潤飽滿的乳肉里,手掌一松,彈性質感的乳房瞬間恢復原狀。


  劉貝貝下巴靠在江芯耳邊,吹著起氣輕輕說道「小芯,昨晚你就那樣回家了不管我,要知道我下面可是一直憋著呢。」敏感的耳朵被弄得癢癢的,江芯心中也起了些異樣的的感覺,但她還是用力的扭了身子掙脫開劉貝貝的擁抱,芳顏帶著些慌亂,她緊張的說道「你瘋了啊 ……在學校里對我這樣……」「小芯沒事的,這個小樹林很隱蔽的,這里就是學校的野戰圣地啊……」「貝貝,別這樣,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以后有機會我會給你的,但別在學校里……」江芯俏臉微紅的,出這些話來她覺得有些羞澀,和她平日間矜持的形象相違和。


  「不要,小芯我好愛你,我也想尊重你的意見,但是你知道的,昨晚我們在電影院里,都做到那一步了,你卻回家了,你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何等煎熬嗎……」劉貝貝再次摟住江芯,兩只手拽住了她上衣的下擺向上撩起,直到衣服被撩到胸部上方位置才停下。


  劉貝貝掌心貼在江芯那雪白平坦小肚上輕撫著,輕輕按壓著那柔軟的腹部,指尖輕輕滑過那可愛的肚臍眼,慢慢的上移到了那豐滿的胸部,兩只豐滿的乳球被粉色蕾絲胸罩緊緊的包裹著,只露出半圓形的雪白乳肉,擠出一道深深的雪溝,被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誘使著,劉貝貝哪里忍得住,他迫不及待抓住其中一只飽滿的乳房,扒下胸罩的罩杯,釋放出那只白玉般圓潤的奶子,粉色的乳頭在空氣中顫抖著……


  面對這么漂亮的乳房,劉貝貝看呆了,整只乳肉雪白飽滿如果凍一樣有質感,而頂端的乳頭又是那么的粉嫩,點綴在薄薄的一圈乳暈之中,昨晚在電影院黑燈瞎火的根本看不清,只知道摸起來手感很好,直到現在他才知道這對乳房是何等的誘人,他張嘴就咬住了那顆會害羞的乳頭。


  上衣被撩起后胸罩被扒下,這一系列事情使的江芯腦海一片空白,直到其中一只乳頭傳來濕熱的感覺時,她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在吸舔自己的乳頭,「嗯哼……你別舔啊!」她喘似的叫了出來。


  小巧的乳頭仿佛會逃跑似的陷進柔軟的乳肉里,劉貝貝將臉深深埋進江芯乳房里才叼住了它,為了懲罰這只頑皮的乳頭,他用牙齒輕咬著,江芯感到一陣電流從乳頭穿過酥麻了自己全身,她雙手無力的抱緊了埋在自己胸前得腦袋。劉天行很快就感覺到了這只嬌滴滴的乳頭在自己嘴里膨脹變硬,像一顆黃豆大小的乳糖一樣,吃起來津津有味。他將另一只乳房的胸罩也扒了下來,用手指輕擰著那顆同樣誘人的乳頭。


  就這樣,江芯一只乳頭被人用嘴吸著,另一只乳頭被手指擰著,光天化日了,在學校的小樹林里被男朋友這樣子玩弄,心中刺激的同時還伴隨著擔憂被人發現的顧慮,讓人特別興奮。接著江芯又察覺到劉貝貝一只手掌她的腰間,想要把自己的裙子脫了,江芯連忙拒絕,盡管有些動情了,但理智還算清醒。


  「真的不行,貝貝,我求你了,別這樣……」她帶著哭腔,苦苦哀求著。


  察覺到江芯真的不愿意,劉貝貝也有些掃興,他吐出嘴里那只已經完全發硬且沾滿唾液的乳頭,對著江芯說道「唉,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劉貝貝滿是遺憾,盡管他真的很想就江芯就地正法,但也不能正的用強,江芯是在不愿意也沒辦法,但是就這樣真放了她,還真是不甘啊……劉貝貝松開自己后,江芯松了口氣,連忙扶好胸罩,拉下衣服整理著,剛剛男人緊緊抱著自己吸舔時,那渾厚的男性氣息還有充滿占有欲望的眼神讓她緊張,但回想起來又有點興奮和期待。


  「小芯……」這時劉貝貝又開口了,江芯疑惑的看他一眼,只見劉貝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貝貝怎么了?」


  「嘿,小芯,咱倆不用真的那啥也可以,但是……但你看我硬得難受,要不……」


  「要不什么?」江芯見心有疑惑,男朋友不是放過了自己嗎,他還想怎樣啊,難不成又起歪腦筋了。


  「要不你用嘴巴幫我泄泄火吧。」「什么?!不要……」聽到劉貝貝這么說,江芯驚了一下后,馬上拒絕了, 臉色得被這話嚇得羞紅起來。 看著女朋友在自己面前羞澀放不開的樣子,劉貝貝可真的是急死了,特別是 江芯那張優雅絕美的臉上,兩腮白皙的皮膚像蒙了一層紅紗似的,嬌嫩的紅唇因 緊張而輕輕的顫動著,看得劉貝貝渾身火燒般的難受…… 「小芯求你了,我知道你不喜歡這樣,我也尊重你,所以不和你真的在這里 真槍實彈的真干……但是你也知道的,昨晚你回家后,我就憋的難受,現在我更 是憋的難受了,你讓我這樣下午怎么上課啊……你就幫幫我吧。」劉貝貝向江芯 哀求著說道,雖然剛和她交往,但劉貝貝已經對江芯的性子有所了解,這小妮子 看似矜持,那是因為沒經歷過男女之事,比較放不開,而且心比較軟,裝得痛苦 點求她說不定真能成功。


果然,江芯見劉貝貝面帶痛苦的看著自己,就有些于心不忍了,她自己心中 也是帶著愧疚的,昨天晚上突然就跑了,把男朋友丟在酒店門口是有些說不過去 ……唉,既然都已經是男女朋友了,以后這種事肯定會做的,看他這么可憐,我 就當是補償他吧…… 江芯像是做了個重大決定是的,深深地吸了口氣,低頭看著地面,用著只有 他倆能聽到的微弱聲量說道,「好吧……我答應你,用嘴巴給你做一次……」


「真的啊,太好了,小芯你真好!」劉貝貝興奮得說道,同時心里也松了口 氣,剛才他也很緊張,就怕江芯再次拒絕。 江芯站在一旁,看著男朋友高興得意的樣子,她也有些喜悅,但是更多的還 是緊張,雖然同意了幫他口交,但她一點經驗也沒有,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 辦,只能直愣愣的站著。 劉貝貝拉著江芯走到旁邊樹蔭茂盛的地方,然后看了眼江芯,只見她一副軟 惜嬌羞的可人模樣,讓人恨不得馬上一口吃了她,劉貝貝也不想拖延下去了,立 即解開了皮帶,拉開褲襠拉鏈,掏出來那根已經硬得漲熱的陰莖。 「啊……」江芯瞧了一眼劉貝貝的陰莖,嬌羞的驚呼一聲,不自主的用纖手 遮住眼睛不再看,第一次見到異性的性器,那猙獰的形狀和顏色給她留下了深刻 印象,江芯感到自己心跳再加速……


劉貝貝將江芯遮住眼睛的一只手握住然后放到自己胯下的陰莖上,江芯小手 一觸碰到那根滾燙的東西,像觸電般得就要收回,劉貝貝卻死死的把這只小手按 在陰莖上。 「小芯,別怕,握牢這根寶貝……」 江芯紅著臉,好奇的看著手里握著的陰莖,掌心細細感受著那堅硬的棒身周 圍突出的筋絡,手掌輕輕的撫摸了一圈,這么一套弄著。劉貝貝「嘶」得吸了口 氣,那冰涼滑膩的手指揉擦著的灼熱堅挺的肉棒,快感妙不可言。 「小芯,快點蹲下來,含住它。」劉貝貝急切的說道。 「啊……」一想到自己要將手里這根滾燙猙獰的肉棒含在嘴里,那得多么淫 蕩的模樣啊,江芯又有些后悔了。 「別愣著了,我受不了了。」劉貝貝見女朋友都到這一步了還在發呆,心中 著急,直接催促道,并用力的按下她的肩膀。肩膀被按,江芯身子一沉,順勢跪 了下去,直接屈膝跪在了劉貝貝面前,螓首對著他的胯部。 「唔……」江芯想要開口說些什么,就發現那根熱氣騰騰的陰莖伸到了自己面前,劉貝貝扯住她的頭發,然后用陰莖在她的俏臉上仔細的磨蹭。龜頭滑過她 光潔的額頭,慢慢的往下滑到瓊鼻,最后才對準在那兩瓣半開半合的柔唇,馬眼 上透明的分泌物抹在嬌嫩的唇肉上顯得更加晶瑩……


劉貝貝最終輕輕的將陰莖往江芯的香唇里塞去,充血的龜頭推開兩片紅唇, 刮蹭開兩排整齊的銀牙,終于沒入那溫暖濕潤的口腔中。 「呼。」劉貝貝爽得全身一陣的顫栗,他低頭看著江芯,這個清純而又嬌美 的校園女神,正屈身跪下含著自己骯臟的肉棒啊,這一幕實在是太刺激。 而江芯,此刻嘴里含著男人的陰莖,被塞得滿滿的,吞咽口水都成困難,只 能無力的挺動被棒身壓住的舌頭,想要掙扎……劉貝貝感覺到江芯口腔里那根舌 頭在動,他知道江芯根本不會口交,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來,小芯,來回吞吐它。」劉貝貝摸著江芯的頭,指揮著她。 嘴里含著陰莖正不知所措的江芯,聽到這話后,像是黑暗中有盞明燈為她指 引了方向一般,她開始遵從劉貝貝的指揮,含住整根棒身后開始慢慢的吞吐吮吸, 粗黑的陰莖進過兩片粉嫩的柔唇,進進出出抽插著,自己口腔塞進這異物后顯得 是那么狹小,江芯小心翼翼的吞吐著,就把這根可怕的陰莖一不小心進入自己喉 道里。 劉貝貝開始閉上眼睛,細細享受著女朋友給自己的口交服務,這種感覺雖然 不如直接插入陰道來的爽,但是讓女神用進食品味的嘴含住自己排泄的陰莖,這 種極大反差帶來的興奮感也是能輕松點燃人的欲火。柔軟的雙唇刮弄著龜頭的邊 緣,濕軟的唾液勻抹在整根棒身,口腔內軟滑的嫩肉黏蹭著陰莖,可惜美中不足 的是,江芯的技術有些生澀,銀牙經常要磕碰到自己的龜頭。


「唔……小芯,牙齒不要碰到,舌頭……舌頭也舔起來……」劉貝貝拍了拍 江芯的臉蛋說道。 江芯聽到后,輕輕張開唇肉縮起自己的兩排銀牙,努力使它們不會噴到龜頭, 同時吸吮棒身時更加用力的縮動舌尖,纖長的手指輕撫著棒身,她悟性很高,從 男人的一系列反應中很快就掌握了技巧,柔軟的香舌捻動著整根棒身感受著周圍 遍布凸起的道道筋絡,舌尖滑動轉動著敏感的馬眼。 「哦,爽,太爽了,小芯你好棒!」 得到男人的夸獎,江芯很高興,仿佛自己努力的口交得到了回報了一般,她 捋了捋額頭前有些散亂的秀發,然后輕輕的用牙齒咬了一下棒身示意,更加仔細 的用舌頭舔動陰莖的每一處角落,軟滑的舌尖繞著棒身扭動舔吸,強健的舌肌給 龜頭做些最舒適的按摩。 劉貝貝迎合著江芯的口交,自己也開始挺動腰部,陰莖順暢得在香唇間出入, 他將陰莖往左邊頂了頂,江芯那張俏麗柔美的臉蛋上,右邊腮幫立馬鼓鼓的,一 絲晶瑩唾液順著嘴角流下來,往日間的清純氣息也蕩然無存,現在的模樣就像是 就個墮落的誘人欲女。 本來江芯認為口交是很惡心,很淫蕩,她打心底排斥這種行為,但她沒想到 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天,在學校無人的小樹林里,跪著地上給劉貝貝進行著自己所 認為的惡心而淫蕩的行為,從最初含入陰莖的不適,到后來的適應,再到現在得 到男友的夸獎,想要更加賣力的討好他而努力吮吸嘴里的陰莖,這個學園里公認 的清純女神,此刻她的看不到現在的模樣是多么的下賤。 舒爽的快感使得劉貝貝感到雙腿發軟,他將一只手趁在旁邊的的樹干上,然 后用力的挺動陰莖,想要更加激烈一些。


江芯察覺到劉貝貝想要更強烈的快感, 她也主動加快了吞吐速度,很快兩旁的腮幫都酸麻了。但劉貝貝不滿足于此,他忍不住按住了江芯的螓首,自己開始占據主動,猛烈得在她口中抽插。 江芯本來正細心吸吮著那根陰莖,卻不曾想它突然猛地頂進自己口腔深處, 開始主動抽插,江芯無力的張開嘴,想要更容易的換氣,同時無辜地抬頭看著劉 貝貝,楚楚可憐的眼眸之中仿佛含著一汪春水,盈盈欲滴。劉貝貝看著這張惹人 憐惜的臉,毫無憐香惜玉之意,反而從心底激起了一絲暴虐凌辱的快感,本來就 堅硬的陰莖不由得又膨脹了幾分,按住她螓首的力度也增加了幾分力度,陰莖再 狠狠地頂了頂,直直的插入江芯口腔的最深處,碰觸到了柔軟的舌根。 「嗚……」江芯被劉貝貝這么突然的一插,仿佛被嗆住了似的痛苦地呻吟起 來,秀眉顰起,雙眸因為過于痛苦而變得淚眼朦朧,嘴角流下來的唾液更多了。 她小手急快的拍打著劉貝貝,想要示意他快停下來,劉貝貝對此卻置若罔聞,只 想著往更深出插進去獲得快感。 「咳……咳咳……」約莫深喉插了半分鐘左右,劉貝貝才拔出陰莖,一大片 晶瑩而粘稠的唾液被龜頭帶來出來,粘成絲般牽扯在一塊。江芯不停的咳嗽干嘔 著,但劉貝貝并沒給她太多休息時間,那根可怕的陰莖又一次塞進了口腔里,來 回慢慢抽插幾下后又是猛地深喉……


這種近乎凌辱般的口交方式雖然讓江芯感到有些痛苦,但是又打心底的覺得 刺激,她感到自己身體也開始有了反應,下體開始分泌液體變得濕潤,嬌嫩的臉 頰也增添了幾份紅艷。劉貝貝抓著她的螓首,像騎馬一般前后聳動著,劇烈的動 作使得她的秀發微微散亂。 因為過分用力的深喉,江芯紅潤的雙唇間溢出更多的唾液,許多都流淌下來 滴到了胸部上,完全就是一副淫靡的模樣,讓人想不出這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美麗 女神。 此刻的劉貝貝肉棒在她口腔不斷瘋狂的抽動摩擦中,快感已經達到頂峰,龜 頭在口腔中不斷的跳動著。他在江芯嘴里開始瘋狂沖鋒。他滿腦子都是要狠狠地 占有她,校園女神又怎樣,清純美少女那又如何,大眾夢中情人也就如此,還不 是乖乖的含著自己骯臟的陰莖,乖乖被自己痛苦的深喉,猙獰的陰莖就好像攻城 的炮臺一般,狠狠占有著江芯溫暖口腔的最深處。這還只是第一步,以后有機會 還要占有她嬌媚誘人的身體,占有那令人向往最為神秘的小穴!此時的江芯就像 失去意識了一般無法抵抗,仿佛就像是供人發泄的機器,腦袋埋在劉貝貝的胯下 不斷聳動。劉貝貝給她帶來的痛苦和屈辱,卻只能逆來順受。 腦海中被欲望侵虐著,劉貝貝已不再記得江芯對自己的溫柔依順,只記得她 婀娜多姿的嬌媚身影,她在大學里身為女神的高高在上和優雅氣質。她的美艷動 人,清純唯美,嬌艷動人此刻全成為自己成功征服她最驕傲自豪的本錢。 終于,經過劇烈抽插摩擦帶來的快感,劉貝貝感到陰莖受到的刺激已經達到 最頂峰即將噴發。


「快要射了!」劉貝貝低吼一聲,然后更加用力按住了江芯的 頭,防止她因為痛苦而掙脫掉,陰莖開始用盡最后氣力向她最深處頂入,江芯的 櫻唇已經緊緊地含住劉貝貝肉棒的最根部,下巴貼碰到睪丸,而劉貝貝的龜頭也 已經狠狠地抵在她柔軟地咽喉上。江芯知道男朋友終于要射了,心中松了口氣, 結果不小心又難受的嗆住了,咽喉一陣痙攣,溫暖濕潤的口腔顫抖著,柔軟的香 舌緊緊地纏住那根陰莖。 受到這刺激,劉貝貝再也忍不住了,從雙腳開始涌動出來一陣無力感,直至 彌漫到大腦深處,陰莖觸電般酥麻的強烈快感,一陣酸爽,滾燙的精液瞬間噴涌 而出,腥熱的液體直直噴打在江芯喉嚨深處!一波又一波仿佛不會停歇似的在噴 射。 江芯感到自己口腔深處滿是粘稠的精液,濃厚的精液囤積在喉間無法吐出, 她只能無奈地吞咽喉嚨。劉貝貝看著江芯的喉部不斷的鼓動,自己射出的每一滴 精液,她都只能痛苦地吞咽下去,直到喝完射出的所有精液。劉貝貝的心中得到極大的滿足…… 江芯終于推開了劉貝貝,將卡在自己喉嚨深處的陰莖吐了出來,剛才劉貝貝 射精的一瞬間她差點喘不過氣,此刻她直接癱坐在地上,手掌按著地面撐起半個 身子,低著頭干嘔著,「咳……難受……咳咳……你壞死了!」江芯干嘔的同時, 忍不住翻起白眼對著劉貝貝嬌嗔著。 射完精后,劉貝貝看到江芯這模樣,也開始有點后悔自己剛才只顧著快感, 動作粗魯了些,全然沒有顧忌到她的感受。他連忙蹲坐到江芯身邊,手掌拍著她 的后背,輕聲的說道,「小芯,對不起,剛才我……粗魯了些……」 「咳咳……算了,下次再也不幫你口交了。」江芯氣呼呼的看著他。 劉貝貝知道江芯說的是氣話,不用太在意。他溫柔的的摟住她,輕輕的擦去 江芯嘴角留下來的唾液和精液,幫她整理好凌亂的頭發,壞壞地說道「下次當然 不用你幫我口交,下次直接就……」說著就將手向江芯的裙底摸去。 「討厭……」江芯拍開那只不老實的手,俏臉又紅了…… 「好了,我們快走吧,該回教室了。」劉貝貝攬著她的腰。 「你先去教室吧,我要去廁所漱個口。」江芯輕言,口腔內充斥著的男性味 道讓人有些難受…… 漱完口,江芯走出洗手間,她又恢復了往日清純動人的氣質,走廊上仿佛只 留下了她的倩影,這感覺猶如一枝佇立在幽谷中的傲梅,恬靜優雅的徑自綻放, 即使周圍都是男生火熱的目光,江芯都像獨自置身在空無一人的原野中一樣,平 靜的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