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喪尸世界
喪尸世界
當無數顆攜帶著X 病毒的外星隕石碎片大規模穿越大氣層,從天而降的那一刻,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并沒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于是隨著第一塊籃球大小的外星隕石碎片率先墜地后,那些好奇膽大的人紛紛跑去湊熱鬧,他們卻不知道這是在近距離接觸死亡。

  直到病毒之卵破碎,第一個探險者身體出現異變,淪為外表猙獰、口吐黑血、只會撕咬的怪物時,為時已晚,從第一個病變體將另一名圍觀者撲倒,再到另一另圍觀者被撕咬感染淪為同類,僅僅只用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

  也就是在此刻,末日時代悄無聲息的開啟,東半球和北半球的X 病毒驟然爆發,各國各地紛紛出現第一批病原體和感染者,人類的未來自此變得岌岌可危。

  所謂病原體,就是最初接觸外星隕石從而被X 病毒直接吞噬病變之人。所謂感染者,就是被病原體咬傷后間接感染X 病毒之人。

  不管是哪一種,都足以說明這種傳染方式十分恐怖,絕大部分人根本難以抵抗感染者的撕咬攻擊。

  僅僅是病毒爆發后的第一個月,人類的數量就銳減了一半,長此以往,那后果叫人想都不敢去想。

  在這種環境下,數月之后,活著的幸存者們開始聯合建立起大大小小的據點,用柵欄和障礙物圈出一塊塊喘息之地,一邊抵抗感染者的侵襲一邊尋找活下去的希望。他們將那些變成行尸走肉般的怪物,統稱為喪尸。

  末日世界,便是喪尸國度。

  ……

  在末日還未降臨之前,世界還是一片和諧的大家庭,這片大家庭由無數個小家庭組成。

  而另一邊,現實生活中夫妻之間關系不和睦的小家庭有很多,甚至三天兩頭經常吵架鬧離婚的也大有其在,如此長期下去,他們的兒女往往會受其影響,性格轉變成不好的一面。

  陸豐就生于這樣一個糟糕的家庭,因為父母鬧離婚,疏于對陸豐進行管教,導致他們的兒子不知不覺就變成了一名性格叛逆的壞小伙,剛成年就輟學沒讀書了,父母都拿他沒有任何辦法,久而久之,便放棄管教任其自生自滅了。

  不過那會還在學校讀書時,陸豐雖然什么都不學,考試在年級排倒數,但混的倒是有模有樣,結識了很多不正經的壞學生和社會地痞。

  就因為種種叛逆行為,校內校外的他越來越像是一個小霸王,大多數同學見了他都繞著走,導致他在學校內的形象越來越差,逐漸被全校師生指責為敗壞校園風氣和紀律的不良少年。

  陸豐對此不以為意,他很喜歡為所欲為的瀟灑日子,也很喜歡跟那一幫被母親斥為『狐朋狗友』的兄弟打交道。

  高中時代的他就很能打,欺負人或者跟人干架對他來說很有刺激感。

  除了喜歡做壞事之外,再就是他特喜歡看愛情動作片,自從小時候在家里偶然發現父親珍藏多年而遺忘掉的黃色碟片之后,陸豐就受到了性啟迪,發現世界上還有這么令人興奮的事物,于是從此以后他經常和朋友約在一起抽煙喝酒,躲在某個昏暗的小房間里看黃聊段子,逃課對他來說宛如家常便飯。

  但某次因為調戲女同學被學校通報批評,進而輟學后,陸豐過的就不是很安逸了,那時的他還和父親斷絕了關系,加上母親改嫁,就沒了經濟來源,好在之前結識了一個混道上的兄弟,叫李偉,在李偉的勸誘下,陸豐成為了附近黑幫勢力的一員,跟著黑幫頭頭海哥混。

  由于陸豐越來越能打,并且做事偏向心狠手辣,混了五年他就從小弟做到了幫內的三把手位置,李偉也當了他的副手,是陸豐最要好的兄弟。

  那時的陸豐24歲,正得意洋洋,但某一天,新聞中報道的,被星際導彈擊落成無數碎片的隕石群從天空劃過后,世界就突然開始驟變,各種負面新聞亂飛,政府部門想禁都禁不了。

  Z 市也處于病毒爆發地,盡管武警公安第一時間調集了部隊組成防守線,但還是遲了,在變異怪物前仆后繼的撕咬下,準備不當或者說還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敵人的武警支隊在一周內就大多數被感染,少數逃脫。

  沒有圍墻高欄的Z 市根本無法阻擋變異怪物——喪尸從邊境或農村向城市中心滲透。

  ……

  時間在步步緊逼中度過,病毒爆發的后一個月,陸豐親眼見證了Z 市的驟變。

  黑壓壓的烏云,散亂的喪尸群,被毀之一旦的交通工具與秩序,以及不時傳出尖叫聲和哀嚎聲的居民樓辦公樓,這些連接起來構成了一副黑暗的末世畫面。

  在這種等級的災難面前,什么道德法律都化為烏有,只有活下去才最重要。

  幸好,老天還給人類留下了一線生機。

  兩個月之后,某位幸存者通過殺死諸多喪尸,吸取了大量人類所無法認知的外星病毒死亡所釋放的能量后,竟意外覺醒了超能力,科學家們正對此進行解析研究。

  那時人類的幸存者已經所剩不多,主要躲藏在臨時陣地或保護區內,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毫無反抗力,所以當大家得知擊殺喪尸可以覺醒超能力之后,剩下的人徹底振奮了。

  通過無線電臺,這個消息被廣而告之。

  但大家沒想到的是,擁有覺醒資格的人只占了更小一部分,并不是所有活下來的幸存者都擁有抵抗喪尸侵襲的覺醒因子。

  于是在末世中,覺醒者成為了和創造者(能創造生存資源的人)、領導者(領導眾人抵抗喪尸和制定末世生存計劃的人)一樣重要的人才資源。

  陸豐的好朋友李偉,就在一次搜尋行動中幸運的覺醒了火系異能,可以初步操控火焰,讓陸豐羨慕嫉妒了好久。

  ……

  在病毒爆發那會,陸豐和李偉率先意識到了喪尸的恐怖,于是立馬帶著四個幫內的兄弟和李偉的女友,一起躲進了居民樓,同時趁著貨幣快失去作用時全部兌換成了物資。

  可有圍欄的居民樓內最初是很安全,但也擋不住喪尸的無孔不入,而且躲得人多了物資就很緊缺了。

  像學校、廣場附近就是最危險的地方,一旦身邊有一個人被感染,那后果將不堪設想。

  于是在一邊與喪尸搏斗,一邊換了幾個陣地以便搜尋物資之后,除開被喪尸咬傷的兩位兄弟,一行人五人戰戰兢兢的躲來躲去,途中不知道看到多少幸存者被喪尸感染,到最后整個X 市越來越難見到出來搜尋物資的活人了,大家都是以小團體的方式各自為戰。

  當然,像電影中那樣可以搞到槍支是很難的,只有空氣槍和電鋸、砍刀一類最好搞,也是對付喪尸的最好用的武器。

  渾渾噩噩度過了艱難的一個半月,小隊伍中不可避免的出現過各種矛盾,畢竟誰都不想死,有危險誰都想先跑,之前死的那兩個兄弟就是前車之鑒,其他人算是幸運的了。

  就在眾人越來越沮喪和疲憊,連陸豐自己都認為最終的結局會是死亡時,老二李偉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異樣,然后手指莫名其妙的就喚出了火焰,正是與第一個覺醒者一樣,覺醒得到了超能力,時間是病毒爆發后的第二個月下旬。

  有了李偉的超能力,面對喪尸時大家活下去的可能性就多了許多,李偉對于自身火系能力的掌控也越來越熟練,同時其野心也越來越大了,畢竟他在隊伍里當了好久的老二了,人都是一種不容易滿足的生物,外加陸豐和他本來就有過過節。

  之后提出的『讓隊伍中的其他人覺醒』計劃也被李偉以太危險而拒絕,這就導致除了李偉女友張曼曼,其他人心底對他老不爽了。

  大家又都是黑幫混混出身,以前吵架還會打起來,但現在沒人敢跟李偉這個賤貨打了,三人忍了一肚子的火氣。

  陸豐最希望的就是自己也能覺醒,但在這之前他沒想到李偉會狠心到背叛他。

  ……

  病毒爆發的頭兩個月,所有人都活在夾縫之中,稍有不慎就會淪為喪尸的同類,這是最黑暗和最令人絕望的兩個月,無數的親人同胞異變成喪尸,各國政府早已無力自保。

  第三個月,覺醒者零星出現,各個地方逐漸出現了避難所,大大小小無數個生存隊伍像是找到了組織一樣開始匯合。

  第四個月,雖然各地的生存物資越來越難以被找到,但人類已經銳減六成的趨勢卻得以減緩,這源于覺醒者,源于活下來的人都擁有了對抗喪尸的經驗。不過,人類在變強,喪尸的數量也在越變越多,單個的覺醒者在面對喪尸時的優勢已經不復存在,除非有更多的覺醒者,但幸存者覺醒的幾率太小了。

  就在災難爆發后第三個月的某一天,陸豐一小隊出現了意外。

  這次是在夜晚,目標是兩公里外的好宜家便利店,計劃搞到未來兩個星期的生存物資,帶多了逃跑的風險反而越大,所以五人均是背著一個旅行包,雙手拿著自制的武器。

  路途上,誰都不想正面對上喪尸,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躲避著有喪尸徘徊的位置,不能發出任何聲音,這是出門在外的第一生存法則。

  繞過幾個小巷后,眾人很快見到沒有喪尸徘徊的便利店,看來剛才放置的mp3奏效了,成功將喪尸全部引了過去。

  他們不僅要裝食物,還需要很多生活用品,衛生紙、蠟燭、電池、礦泉水、香煙……時間就是生命。

  盡管大家時刻屏息靜氣,但途中還是出現了意外,一名同伴不小心踩到了一只尖叫雞,嚇得他條件反射般將貨架推倒,兩股聲音混合在一起直接傳遞了出去,將附近另外一波喪尸誘引了過來。

  在z 市里,喪尸一般都是散亂的,但喪尸對聲音特別敏感,很多人都是死在這點下。

  他們是從后門進的,喪尸一來計劃就得取消,不然帶會要面對的就是十幾號甚至可能是幾十號喪尸,五六個都還好,但誰敢冒這個險留在這,為了物資而丟掉小命劃不來。

  所以一搞出了動靜,大家第一時間立馬背起包往后走,陸豐和往常一樣留在最后斷后,雙手各拿著一個砍刀,但誰曾想李偉那逼居然在他即將撤退之時將后門從外面關上并鎖了起來,鎖之前還不忘往里面扔了一個mp3 ,一陣歌聲頓時傳來,顯然這是要把陸豐他當誘餌啊,李偉則是可以換個路線逃走。

  李偉陰險的笑了笑,另外兩個兄弟說了聲對不起,估計是被李偉威脅了。

  「我草!……」

  「李偉,你,你背叛我!」

  李偉聽到陸豐的咆哮后在門外小聲嘲諷道:「豐哥,這可怪不得小弟了,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做大哥啊,你難道不知道,我以前忍你很久了,這次剛好可以送你一程,哈哈哈。」

  「對了,希望你變成喪尸后可別來找我,不然我只好用火燒死你了。」也許是怕幾人的動靜引來外面更多的喪尸群,李偉說完就走,一點都不擔心陸豐的死活。

  「李偉,你不得好死!」

  咒罵一聲,陸豐連忙屏氣斂息,嘗試用砍刀去撬開鐵門,第一次被背叛,使得他內心中的那股狠辣勁徹底爆發,他發誓,如果能活下去,一定要李偉不得好死。

  然而不多時外面傳來了腳步聲,喪尸到了,陸豐連忙撿起mp3 一把往地上摔去,mp3 雖然沒了聲音,但門依然撬不開,從后門走已經來不及了。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在收銀臺后面有一個樓梯是通往二樓的儲物間的,是現在唯一能躲的地方。

  就在這時,喪尸搖搖晃晃進來了,陸豐再憤怒也得冷靜下來專心對付喪尸,他架起兩把大砍刀往右走了幾步。

  因為酷愛打架,所以陸豐練了一身的肌肉,力氣比普通人要大一些,就在喪尸要撲上來時,他猛地用右刀朝喪尸頭顱砍去,然后不顧喪尸是否被擊殺,腳一踹,刀一抽,轉身一閃,將貨架往另一個快要跑過來的喪尸推倒而去,動作十分迅速。

  但后面還有不止一個,他趕緊向樓梯跑去,卻被撲上來的喪尸抓住了右腳,著急的陸豐反手就是一斜砍,直接將刀鋒深深嵌入了喪尸的腦瓜子內,然后右腳一踢,借著反作用力將喪尸砍成了兩半,失去腦子的喪尸立馬被踢向下面阻擋了后面的喪尸,趁這空檔陸豐麻溜的跑上了二樓。

  旁邊剛好有個大冰箱,陸豐看后立馬將冰箱往樓梯口推去,阻止喪尸上來。

  沒想到還是有個不怕死的喪尸從冰箱下的縫隙中擠出了個腦袋,也被陸豐眼疾手快的砍死。

  為了怕后續喪尸爬上來,他又找了許多重物品將入口堵的死死的,這才松了口氣。

  換個地方,還真不一定逃得掉,他心想那李偉肯定也猜不到自己暫時躲過了這一劫。

  身心疲憊的他,依舊不敢睡過去,一直警惕的盯著發出咆哮聲的樓梯口處。

  ……

  一天一夜之后,李偉三人終于帶著物資趕回了基地,他心想以后再也沒人忤逆他了,這個小團隊里所有的都將是他說了算,此時他正拉著女友上床休息呢,卻不知陸豐并沒有死,反而是在這次的險境中覺醒了能力。

  經過一天一夜的間隔,再也沒聽到動靜的喪尸們稀稀落落的一個個先后往外徘徊而去,陸豐一邊小心翼翼的吃東西,一邊感受自己身體的異常。

  他的大腦異常的清晰,清晰到可以感受到周圍喪尸的數量,似乎是屬于精神類的異能,他嘗試著用精神力去控制其中一個喪尸,但也只是讓喪尸稍微停頓了一下,并沒有效果,仿佛是喪尸本身缺少某些東西一樣。

  「這有什么用?難道是個雞肋?」

  像李偉覺醒了火系異能,就可以將刀具燒紅,在砍喪尸腦袋時出奇的鋒利,還可以連續丟出火球焚燒喪尸,將喪尸燒化。

  之前還遇到過某一位冰系異能者,她能凍住喪尸的身體,但就是作用范圍太小。

  如今陸豐也算是覺醒者了,雖然這精神系的異能不知道如何去運用,但他知道增強異能的方法肯定還是得從喪尸上下手,即使李偉不說他也能看得出來李偉的異能在逐漸變強。

  一想到李偉那嘚瑟的表情,陸豐就恨不得發誓讓李偉生不如死。

  靠著樓上的食物又過了一天一夜,確定前門口只有一個喪尸在徘徊后,陸豐用刀子將自己的大衣和窗簾切成一塊塊長布條,綁起來組成了一個救生繩索從后窗放了下去。

  趁著沒有喪尸的片刻,他趕緊一步步爬了下去,這還多虧前幾次的經驗,使得他過程中沒有產生任何足以引起喪尸注意的聲音,眼見著快要落地時,陸豐一個鯉魚輕躍著地,隨后向著基地摸索而去。

  如果李偉還在老地方,那他絕不介意將喪尸引過去,最好還是能找個機會給李偉來個意外的『驚喜』。

  途中,一旦遇到喪尸陸豐都要找個地方暫時躲一會,這是最安全的摸索方式,還好他已經是個老手了,最主要的還是他多了個探測周圍喪尸數量的精神系異能,所以一路上有驚無險。

  ……

  「終于到了。」

  這時已經黃昏,他們的基地就在一棟有一圈柵欄圍著的小別墅內,附近緊挨著一個還未建完的住宅小區,以及一棟銀行大樓和車管所。

  這是屬于郊外的開發區,別墅外面有半圈石墻圍欄,圍欄大門和別墅大門都緊緊的關閉著,從外面可以看到許許多多的喪尸尸體和灼燒痕跡,這些都是以前的戰果,另外這出入口都是加固了的,所以不用擔心喪尸進得去。

  蹲在一個角落,陸豐捂著嘴急促的喘息,都是因為剛才跑太急了,趁著時間不多,他放開心神感知了一下,里面不僅有人,居然還多了一個人。

  再仔細的感知了一下后,令陸豐驚喜的是他發現自己正處在好似隨時能利用精神力控制他們一樣的玄妙狀態下,這一切都出于身體的本能,與喪尸的空洞明2019/2/25 【喪尸國度/復仇】(上、下) - 原創人生區 - SiS001! Board - [第一會所 邀請注冊]

  https://www.sis001.com/forum/thread-10385270-1-1.html 8/15顯不一樣,他能感知到里面所有人的精神力,就是無法分辨誰是誰而已。

  當下,想明白的陸豐立馬翻墻而入,他不怕李偉了,同時因為是晚上也不能繼續蹲下去了,所以他選擇賭一把,在他的口袋里還有最后一個mp3.

  另一邊,陳麗麗是新加入李偉隊伍的女性成員,今晚是陳麗麗第一次值班守夜,大家都回屋休息了,陳麗麗此時卻突然聽到了什么很小的聲音,起初他沒在意,之后外面卻又出來了很輕的敲門聲,這讓他毛骨悚然。

  大晚上的,居然還有人來敲門,陳麗麗嚇得趕緊敲響了大家伙的房門,喊道快起來有人來了。

  「有人?」

  「誰?」「對啊,誰啊?」

  「不會是喪尸吧?」

  人都到大廳之后,李偉穿著大衣站在最后面小聲說道:「小麗,去,開門看看是誰?」

  「我,我怕!」陳麗麗一副膽小的模樣。

  「別廢話,信不信我待會強奸你!」李偉伸出食指凝聚出一股具有震懾力的火焰。

  「好……好吧。」

  陳麗麗通過貓眼看了下,發現果真是個不認識的陌生人,頭部和脖子上暫時沒看到被咬的痕跡。

  這就好,陳麗麗松了口氣,隨后小心翼翼的拿開門后別著的起到加固作用長粗鐵棍,打開數個門栓。

  門開了之后,陸豐的樣子立馬映入眾人眼簾。

  「啊!」

  「陸……陸豐……你……」

  「豐哥……你……沒死?」

  「我還沒報仇呢,怎么會死呢。」陸豐冷笑道。

  「哼,不得不佩服陸豐你的命真的很大,不過你居然還敢跑回來,就這么想被燒死嘛。」

  說罷,李偉雙手剛凝聚出兩個帶著灼熱溫度的火球,準備近距離不給說話機會似的朝陸豐身上丟去時,結果卻突然停下了動作,整個人呆立在大家的面前,像是被定住一樣。

  其他人都被嚇傻了,根本沒注意到陸豐臉上露出的陰笑。

  「呵,你不是想燒我嗎?來呀?」

  說完陸豐一腳朝李偉踢了過去,將他踹到了眾人的腳下。

  同時,他像是王者一樣看向了在場的兩男兩女。

  「我回來了……哈哈……」

  ……

  下篇在一片黑暗的末世熔爐中,人類就像是螻蟻一樣,遭受了一場大清洗。

  往日和平的世界,早已經不復存在,舊的秩序也完全被摧毀的一干二凈。

  人性在這場災難中徹底被扭曲,有的人為了生存,狠心將朋友推向喪尸群,有的人為了逃命,不顧一旁被喪尸撲倒的同伴,還有的人為了一點食物和水,失手殺害曾經的隊友,更有一些女性,在末世中被人拿來當做消遣發泄的工具…… 這一切,都沒有人去管,也沒人有多余的精力去管。

  陸豐在對著李偉的身體一頓亂踹發泄完之后,就控制著李偉站了起來,目前他已經能控制著李偉做出一些動作了,包括召喚出火焰,這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消息了。

  相信經過以后不斷殺死喪尸,異能所能控制的人數會有質的變化,但暫時他只能控制一個人而已,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有某種限制。

  「陸豐,你……你把李偉怎么了,快放開他……他……」終于李偉的女友杜蔓反應過來,指著陸豐語無倫次道。

  「呵,臭娘們,你還有心情擔心你男朋友,當初不是你,我的那個兄弟也不會死在喪尸下了,之前你男朋友覺醒了異能的時候,你他媽很霸道啊!」「現在嘛……你還是擔心一下你吧,聽你男朋友以前說你床上的功夫很好,就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好。」

  「混蛋,你……你別過來……大家快救我……」杜蔓明白陸豐肯定對李偉做了什么,所以意識到危險后,她立馬想往后跑。

  「小天、小楊,如果你們不想我追究你們那天的責任的話,就給我按住她。」在一旁猶豫不決的小天和小楊兩個墻邊草出于為自身性命著想,還是選擇聽陸豐的命令,以前他們也是陸豐的手下,做過的齷齪事還能少嘛。

  于是他們倆將杜蔓按在了桌子上,以前他們倆還覺得李偉的女朋友長的很火辣很亮眼呢,今天倒是有機會摸上了,倆人都知道杜蔓有持強凌弱的習慣,以前不知道被罵過好多回,所以不怎么同情她。

  「捂住她的嘴,別招太多喪尸過來了,還有……你……你回你屋里去,不然我也一塊把你辦了!」

  小天、小楊不用陸豐說完就懂事的死死捂住了杜蔓的小嘴,而一旁不知道三人為什么要強迫杜蔓的陳麗麗則是想不通,一心想去阻止,卻又被李偉的身體擋下來,手無寸鐵的她只能選擇不顧杜蔓露出的絕望眼神,逃回屋里,緊緊的鎖上門。

  她仿佛已經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報警?別開玩笑了,她恨不得立馬獨自跑路。

  「哼,陸蔓,今天就當著你男朋友的面讓你好好爽一爽,本大爺心情好了的話說不定會對你們背叛一事既往不咎,要是你不配合,那么我也不介意把你丟喪尸堆里面,讓你嘗嘗是個什么滋味。」

  「嗚嗚嗚……」

  一說這話,陸蔓雖然還是在掙扎,但卻不敢隔著一張手罵陸豐了,她也無比的膽小害怕啊,尤其是一臉兇狀的陸豐。

  陸豐以前也強上過一個學生妹,事后給了一大筆封口費,所以經驗還是有的,這時他用刀慢慢的割開了杜蔓的衣服,將她的藍色上衣直接扯到了一邊。

  立馬露出了里面的蕾絲胸罩,想不到杜蔓還有這種好衣服穿,像陸豐自己連換洗的合適的衣服都沒幾件。

  接著他將鼻孔埋在了杜蔓波濤的胸口感受她的乳量,幾乎聞不到汗臭味。

  「臭婊子,又洗過澡吧,基地里面的水差不多都是你浪費的。」陸豐伸出雙手使勁的揉捏杜蔓的大饅頭,揉著揉著就把胸罩扒到了一邊,一對帶著粉紅乳暈的奶子暴露在三人眼中,刺激的小楊和小天直吞口水。

  玩膩了杜蔓的奶子,陸豐又抓住杜蔓的褲頭解開了她的褲腰帶,往下一脫就將她的牛仔褲褪到了腳踝處。

  被控制住得杜蔓不甘心就這樣被玷污,瘋狂的想要踢腿反抗,這股垂死掙扎的模樣讓陸豐獸心大發,抓住了杜蔓的大腿一陣連摸帶掐。

  陸豐的力量讓杜蔓無從逃脫,羞恥感讓她留下了眼淚,以前她潑辣的狠,哪里會預料到有今天,現在連最后的內褲都讓別人扒了。

  感受到一根手指在股間縫隙私密之處摩擦,進出扣弄,平時的她或許還會叫出聲來,但此時她卻無心享受,羞愧難當,雖然身體本能的做出了一點反應。

  見杜蔓的騷逼有了些許濕潤,陸豐嘲諷:「沒想到被別人強奸時你的身體還是蠻誠實的嘛,就是不知道是我的雞巴大一些還是你男朋友的雞巴大一些。」說完,他脫下褲子,雙手又繼續將杜蔓的大腿箍住,老二躍躍欲試的筆直朝天。

  杜蔓還想往上溜呢,陸豐一拉其赤裸裸的身體就又被拉了回來,他不等了,一只手按壓著龜頭對準了杜蔓那長毛的幽深洞口,猛地一戳,就牢牢的撐滿腔道捅進了深處,這還沒插到底呢。

  異物塞進了身體里面,杜蔓立馬動彈不得了,所有的力氣都被用來壓制快感的麻痹,一邊哭一邊發出嗚嗚嗚的低聲,兩只大腿似要把陸豐的腰子絞斷一樣。

  這之后,才是最令杜蔓難受的,陸豐的老二剛插進去就抽插起來,力氣之大次次都干的杜蔓肚子發疼,小穴甚至有時候還會被帶出一點腔肉。

  在病毒爆發后的這么久的時間里,陸豐還是第一次這么放松,這么舒爽,全身的壓力仿佛驟然得到了解脫和發泄口,他就這么越來越快的坐著活塞運動,不顧身材火辣的杜蔓是否承受的住,根本停不下來了。

  感受到別人女朋友肉體內的那種溫暖,肉穴如章魚吸盤般瘋狂擠壓收縮下,陸豐的老二每一處都受到了刺激,受到了鼓勵似的,于是抽插的越發起勁起來。

  這就跟變相的在報復李偉一樣,給李偉戴一頂綠帽子也是挺爽的,一旁的小楊和小天看的賊起勁,死死地按著杜蔓不讓她動彈,同時空著的手又忍不住在她的上身摸索。

  陸豐默許了兩個小弟的小動作,一邊干的杜蔓的下身發麻,一邊對著面無表情的李偉說道:「李偉,你女朋友的騷逼還真不賴嘛,又深又緊水還不少,可惜啊,你再也享受不到了。」

  杜蔓羞愧難當的別過了頭,她此時已經失去了開頭那會兒的掙扎勁,淫叫的時候都是停停頓頓的,估計還無法接受所遭受的殘忍對待,身體已經『骯臟』的她,痛心不已。

  整個客廳內,啪啪聲雖不小,但也不是很大,躲在屋里的陳麗麗就完全聽不到,李偉自然不用說,小天和小楊這兩家伙倒是弓著腰撐起了帳篷,內心對陸豐萬分崇拜,心想:這連偉哥都被搞定了,太大快人心了,要是能跟著爽一下就好了。

  此時的三人都還不知道陸豐究竟是怎么定住李偉的,這種手段仿佛就像是看不見的超能力一樣,他們雖有猜測,卻無法確認。

  「杜蔓,怎么樣啊,是不是很爽啊,以后你干脆就吃老子的精液喝老子的尿算了。」

  說完,陸豐抓著杜蔓的發絲讓她抬起頭來看看自己是怎么被艸的,結果杜蔓喪失了意志般閉上眼睛。

  沒有杜蔓的配合,陸豐感覺還有點不盡興,就差那么一點兒就有射精的欲望了,于是他陰笑著對小楊和小天說道:「小天小楊,你們兩個不是想艸杜蔓嗎,我給你們機會,你們倆猜拳誰贏了,杜蔓的后庭就是你們的了。」一聽這話,小天和小楊紛紛露出了淫笑,舌頭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好的豐哥,以后您就是我們爺,您說啥,我倆就做啥。」最終小天用石頭贏了小楊的剪刀,獲得了杜蔓后庭的享受權。

  這時的杜蔓聽懂了陸豐的邪惡主意,瞬間慌的不得了,氣的身體的掙扎勁又上來了,她不想再忍受這種折磨了。

  可她一個女子,哪有身經久戰的兩人力氣大,再加上她下身被杵了這么久,早就無法抑制快感的發酵了,于是小天很輕松的一把伸出雙手從杜蔓的腋下穿過,并緊緊的摟住了她的胸口。

  同時早已準備的雞巴擺正好位置后,小天借助右手艱難的捅進了一個頭,就讓杜蔓疼痛的發起瘋來,小楊趕緊朝她嘴里塞了個布團,用膠帶纏住了她的嘴,其雙手也被綁了起來。

  見到杜蔓滿臉的痛苦之后,陸豐滿意的再次將老二插入了杜蔓的陰道,那擠塞的感覺,比之前強烈多了,比用嘴巴吸強勁幾倍,瞬間就讓人有射精的欲望。

  因為有那內里腔肉所分泌的粘液,讓整個陰道滑滑的,才不至于卡在半路,至于后面就難走多了,小天捅了半天都沒捅進去多少,一直在股口徘徊,不過兩頭并進的攻勢,還是讓杜蔓刺激的差點昏過去,菊花都被撕裂的流出了血絲,但被淫欲充斥大腦的小天和陸豐哪管這些,在杜蔓的哀嚎下就是一頓亂艸。

  艸到最后,兩人的抽插速率都形成了默契,過程中源源不斷的創造出快感。

  而李偉就這么被帶了綠帽子在一旁像個機器人一樣盯著,小楊則是興奮的打起了飛機,使用著那個被他撿來的不知道使用了多少次的飛機杯。

  「啊……舒服……射了……要射了……你個臭婊子……等著被受孕吧……」「我……我也不行了……太緊了……」

  「唔……」

  最終,在杜蔓又一次的高潮下,兩人前后在杜蔓敏感的陰道和肛門內射出了一股濃濃的濁液,射的時候杜蔓整個人都是顫抖的,直到射完才往前一攤,大腦陷入了空白。

  「小楊,你來玩吧。」

  就這樣,兩人都上了陸豐的賊船,再也下不去了。

  充滿了危險的末世里,三人終于找到了唯一的一點樂趣。

  ……

  時間又過去了半個月,大家能感覺到別墅附近也不安全了,是該換基地的時候了。

  這一天早上,陸豐從床上起來刷牙洗臉,現在牙膏和水都要省著點用了,很是不方便,然而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陸豐剛走到客廳,就看到了睡在沙發上的杜蔓,像是一只母狗一樣被鎖鏈拴住,嘴巴和雙手也被束縛著,全身赤裸,下身布滿了白色精斑,雙眼如呆子一樣無神。

  現在的杜蔓,都快被小天和小楊玩壞了,吃飯都要人喂,于是陸豐就盯上了看起來文靜的陳麗麗。

  結果一調教之下,才發現陳麗麗竟然有受虐癥,與杜蔓不同的是,陳麗麗這個人十分現實,也十分配合,她接受了用身體來換取食物這個交易之后,就任陸豐索取,盡管臉上表現的很奉承,但陸豐還是能看出她內心的那股不甘。

  吃飯時,陳麗麗就懂事的對著陸豐撅起了屁股,陸豐豪不客氣的在餐桌面前干了起來,小天和小楊昨晚玩杜蔓玩的太晚,估計還在睡覺。

  與此同時,Z 市內還有數千個大小隊伍在與喪尸對抗,雖然異能者不多,但相信人類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

  不過在末世下,什么樣的情況都會出現,像陸豐這樣的純粹為了自身而去傷害他人的也大有存在,未來是什么樣的,誰又能知道呢,人在絕境面前會表現出何等姿態,又有誰去見證呢。

  至少陸豐在喪尸縱橫的末世肯定是混的很好的,畢竟他擁有精神系的異能,不出一個月就能控制兩個人,這只是數千異能者中的一個例子,是一個陸豐在末世中崛起的故事。

  只有活著,才能去做點別的。

  而之后的陸豐就是活的比較好的那一個,殺喪尸,收打手,他不停的變強,就是為了從此不再受威脅。

  逐漸的,隊伍中幸存者越來越多,最終陸豐創造了一個只屬于他的生存基地,以及新的秩序。

  權利啊,是一種讓人沉迷的東西,他站在背后,一邊享受,一邊馳騁于這個喪尸國度。

  陸豐的路還有很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