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奇怪的光盤
奇怪的光盤


  昨天晚上,鮑瑞整整工作了一個通宵,他提前一天完成了審計報告,當他完成報告的那一刻,他就覺得自己的生活將從此發生改變,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鮑瑞心里盤算著,下午2點搭乘飛機,晚上9點就可以到上海的家了,此時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美美的吃一頓中午飯,然后直奔機場,搭乘飛機回家。

  按照以往的慣例,鮑瑞回家前總是先給妻子梅芳打電話,通知她自己回家的時間,可是這一次他沒有這樣做,他想給妻子一個出人意料的驚喜。再說了,這一次畢竟是他最后一次出差,從此以后,他們夫妻倆將要開始新的生活,回家以后,他想好好地慶祝一下。「再沒有比出人意料的回家,更讓妻子興奮的事情了,那該是一種多么浪漫的感覺啊!」鮑瑞一邊心里想,一邊搭上一輛出租車直奔機場而去。

  鮑瑞跳下出租車,興致勃勃地走進機場候機大廳。此時,候機大廳里的一些人準備登機,鮑瑞耐心的排隊剪票,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怪怪的感覺,「我太討厭飛機場了!」他喃喃自語道。的確,這是他的真實感受,在過去的幾年里,他就像一只疲憊的動物一樣,不停的奔波于各個機場之間,他一看到飛機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厭惡感。

  可是今天,對于鮑瑞來說大不一樣,他就要告別令人討厭的飛機了,即將見到他朝思暮想的,已經闊別三個月的愛妻——梅芳了,一想到這些,鮑瑞心情舒暢了許多,他耐心的夾在登機人群中,按部就班地登上飛機,一坐到自己的位置里,他就全身放松的閉上眼睛想心事,「兩個半小時后,我就要回到上海了!這么多年來,我為公司拼命的工作,終于熬出頭了!我要好好的重新安排一下我跟妻子的新生活。」

  真走運,飛機到達上海上空后,沒有像往常一樣在空中不停的兜圈子,而是比預定時間提前10分鐘降落了。說也奇怪,每次飛機降落的時候,鮑瑞心里都有一種莫名的興奮,那種感覺就像困獸被放出牢籠時的自由的感受,謝天謝地,飛機終于平安著陸了。

  鮑瑞沒顧得上休息,就直奔行李認領處去。他提著行李擠出擁擠的人群,興沖沖的走出候機大廳。在門口的花店,他買了一束送給妻子的玫瑰花,這一定會增加他們之間突然相逢的浪漫情調。鮑瑞鉆進一輛出租車,汽車快速的向自己家駛去,司機是一位很愛聊天的小伙子,他不停地向鮑瑞講述著前一天晚上的足球比賽,而鮑瑞心不在焉的聽著,他的思緒早已經飛回到妻子身邊了。

  出租車大約行駛了1個多小時,鮑瑞終于到家了,興奮的他多給了出租車司機一些小費,然后,他徑直走進自家的小區。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鮑瑞站在樓下向自己家的窗戶望去,他看到客廳的窗戶隱隱約約的亮著燈光,他猜想妻子肯定在家,也許正在悠閑的看電視或者是看小說。鮑瑞一只手提著行李,另一只手捧著玫瑰花,躡手躡腳地走上樓梯。他來到自家的門口,按了按門鈴,可是過了半天,屋子里沒有動靜,他覺得有點奇怪,于是,他放下行李從口袋里掏出鑰匙輕輕的打開房門。

  鮑瑞打開房門走進屋子后,沒有看到自己的妻子,「梅芳,我回來了!」鮑瑞喊了一聲,沒有人回答,靜悄悄的屋子里只有鮑瑞的聲音在回蕩。鮑瑞看到電視和音響都關著,整個房間里只有茶幾上一盞昏暗的燈光在亮著。

  鮑瑞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妻子可能是出門,參加朋友聚會或者是去看電影了,以前他出差回家也碰到過這種情況。他在想,妻子畢竟不知道自己會提前回來,她可能是不愿意一個人整夜守著空空蕩蕩的屋子。想到這里,鮑瑞點亮了屋子里的幾盞燈,他放下行李,把新買的玫瑰花插到花瓶里,然后脫掉衣服,走進廚房尋找一些吃的。

  吃過飯后,鮑瑞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沙發里舒了口氣,「終于回家了!」他喃喃自語道,他感到無比的放松,同時又覺得有一點點失望和掃興,畢竟他沒有見到自己的妻子,也沒能給妻子一個驚喜。這時候,鮑瑞瞥了一眼茶幾,他發現桌子上有一張梅芳留下來的字條,他拾起來認真的讀起來:

  親愛的老公:

  非常對不起你!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我已經離家出走了。在你出差期間,發生了一些我很難向你解釋清楚的事情,這件事情太復雜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清楚,所以,我留下了一盤DVD光盤,我希望你能看一看。

  不過,我想懇求你在看過DVD光盤后,千萬不要生氣。在這張光盤里,我將向你解釋一切,如果你想要尋找我的話,請你撥打電話55553252。

  老公,請你相信我,我非常愛你!

  你的愛妻梅芳。

  鮑瑞盯著字條,呆呆的坐在沙發里,他的腦子里一片空白,這一切到底是怎么會事?梅芳在開什么玩笑?她為什么要留這張字條,她明明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回來,可是為什么還要留下這張奇怪的字條呢?

  鮑瑞的職業本能告訴他,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不要妄下結論,最好是先收集足夠的證據,然后再采取行動。鮑瑞認為事情往往并不象當初想象的那樣簡單,魯莽行事只會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鮑瑞從冰箱里取出一瓶啤酒,他喝了一口感覺頭腦清醒了許多,于是再次拿桌子上的字條認真琢磨起來,鮑瑞在想,從字跡上判斷這張字條的確是自己妻子寫的,但是從風格上來看又不像她的語氣。鮑瑞很了解梅芳,她從來不開這種玩笑,原因很簡單,鮑瑞一直認為自己比妻子聰明得多,所以梅芳從來不敢欺騙他,「我得把事情的頭緒縷縷!」他心里在想。

  鮑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再次拿起字條仔細地讀了起來,認真琢磨其中的語氣,體會當時梅芳的感受,鮑瑞又認真回憶了過去三個月來發生過的事情。他想起來在他出差之前,妻子曾經抱怨過他的這次旅行,而且為此還跟他大吵了一架,梅芳不明白為什么丈夫的這次出差要持續三個之久,鮑瑞也是有苦難言,他無法告訴自己的妻子,自己真正的使命是調查分公司的虛假帳目。

  其實,鮑瑞在長達三個月的出差期間,他都一直在想他們之間的爭吵,也許他真的刺傷了妻子的感情。在鮑瑞出差期間,梅芳沒有給丈夫打過一次電話,這一點讓鮑瑞的心里很不痛快,不管他怎么向妻子解釋,告訴她這是自己最后一次出差了,可是梅芳依然不依不饒,跟他大吵大鬧,鮑瑞不明白,難倒梅芳真的有什么難言之隱嗎?難倒他們的婚姻真的出了什么問題嗎?梅芳是否想過要跟他離婚。鮑瑞滿腦子都是問號,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鮑瑞自言自語道,他本想好好地慶祝一下,可是眼前發生的事情,把他美好的愿望頃刻間擊得粉碎。鮑瑞坐在沙發上冥思苦想,憑借他多年的工作經驗,他懷疑其中肯定有什么問題,甚至是陰謀,他不明白既然自己的妻子出走了,為什么還要留下電話號碼,很顯然,這不是妻子的手機的號碼,他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電話號碼,梅芳到底想通過電話跟自己說什么,她為什么不當面跟自己解釋?

  鮑瑞轉念一想,也許真的是自己的妻子在跟自己開玩笑,甚至是搞惡作劇。

  「還是先看看DVD光盤吧,沒準梅芳會給他一個出人意料的驚喜。」鮑瑞想到這里,他的臉上掠過一絲微笑,「我為什么總是把事情往壞處想呢?這也許就是我的職業本能在做怪。」鮑瑞自言自語道。

  想到這里,鮑瑞從沙發上跳起來,把DVD光盤塞進了影碟機里,他手拿遙控器,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此時電視畫面開始閃爍,鮑瑞興奮的按了一下播放鍵,電視畫面上出現了梅芳的臉,她的臉占滿了整個屏幕,她一言不發,表情木然,臉上一點笑容也沒有、冷若冰霜,她兩眼緊緊的盯著攝像頭,一眨也不眨。鮑瑞從來也沒有見過自己妻子的這副表情,從妻子冷若冰霜的臉上,他看到了一絲悲哀,甚至是痛苦。

  大約沉默了三分鐘,梅芳開始慢慢的說話,「老公,請你原諒,當你看到這張光盤的時候,千萬不要生氣。其實,我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陷入如此的窘境。在你出差期間,我的情緒一直很低落,這種痛苦不斷的折磨著我,后來發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梅芳閉上眼睛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很顯然,她有什么難言之隱。

  梅芳繼續說:「老公,我知道你非常愛我,正如我非常愛你一樣,但是我總覺得,你的愛一直不夠充分,缺少一些非常重要的東西,這讓我覺得心里很空虛,即使我們倆在一起的時候,這種空虛感也揮之不去。」此時,梅芳舒緩的語調漸漸的急促起來,「老公,其實我心里很清楚,我們的婚姻并不幸福,也許是我一直無法懷孕生孩子,也許是我們之間存在著某種說不清的隔閡,結婚五年來,這種沮喪的心情一直折磨著我,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找到了答案!」

  這時候,攝像機鏡頭開始從梅芳的臉部慢慢的向后拉,鮑瑞注意到梅芳的兩只手抱在腦后,屋子里的燈光昏暗,幾乎無法看清梅芳的表情。梅芳繼續說:

  「老公,我不想欺騙你。在你出差期間,我認識了一位情人,一個我一生中從來沒有遇到過的特別的男人,他讓我快樂得像一個真正的女人,一個蕩婦。」接下來,畫面里是死一般的沉默。鮑瑞聽到「蕩婦」這個詞的時候,他的腦袋就想被雙筒獵槍子彈擊中了似的,頭「嗡」的一下炸開了。

  不知沉默的了多長時間,畫面里的燈光忽然亮了起來,攝像機鏡頭再一次緩緩的向后拉,鮑瑞睜大眼睛驚訝的注視著電視畫面,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這一切。梅芳象雕塑一樣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站在鏡頭前,她的兩只手抱在腦后,兩腿分開,鮑瑞注意到自己妻子的酮體上似乎缺少了一點東西,原來是妻子大腿根部的毛被刮掉了,梅芳就這樣全身赤裸的站在屋子里。

  梅芳繼續說:「老公,對不起你,我已經決定好了,一直跟我的情人在一起,他是我的主人,只有得到他的允許,我才能夠回到你的身邊。」鮑瑞呆呆的望著畫面,渾身被汗水濕透了,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妻子的話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讓他無法清醒的思考問題。

  這時候,攝像機鏡頭轉了一個角度。鮑瑞看到離自己的妻子幾步遠的沙發上,坐著一位陌生男人,他也全身赤裸,正盯著一絲不掛的妻子,在他的手里握著遙控器,鮑瑞猜想,也許正是那個男人遙控著攝像機,他的臉上掛著奇怪淫笑,正注視著梅芳的陳述。

  梅芳繼續說:「老公,我知道這一切肯定會傷害你,但是我的生活已經徹底改變了,跟我的情人在一起,我發現了自己所渴望的特別的東西——性快樂,我需要這種東西來填補我空虛的心靈。盡管我非常的愛你,也想繼續維持我們的婚姻,但是我知道我們之間的關系已經徹底改變了,我渴望一個能夠讓我獲得性快樂的情人,也渴望得到你的寬恕……」鮑瑞盯著滔滔不絕講話的妻子,腦子里閃過一個令人憎惡的字眼「通奸」。與此同時,那個陌生的男人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里聽梅芳敘述,這一切好像是梅芳成了這場齷齪鬧劇的主角。

  「老公,在你打算跟我離婚之前,請你務必給我來個電話,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的,沒準你聽完我的解釋后會回心轉意,我們可以達成一個協議,繼續以夫妻的名義生活在一起。」梅芳停頓了片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老公,如果你能夠聽完我的解釋,你就會明白,我是一個非常珍惜我們婚姻的妻子,但是你必須得接受一個現實,就是有另外一個男人占有我的肉體,盡管在過去的五年里,她完全屬于你。在我的生活里,需要一個能夠讓我獲得性快樂的情人,而這一點你做不到。」

  鮑瑞聽完妻子的話,他的呼吸幾乎要停止了,他甚至沒有力氣挪動身體。梅芳停頓了片刻,她開始哭泣,眼淚慢慢的從眼眶里流出,她穩定了一下情緒繼續說,「老公,我求求你,一定要給我來電話,我最愛的丈夫。」接下來,整個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靜,無論是梅芳還是那個陌生的男人,都一動不動的呆在原處。

  忽然,那個男人打破了寧靜,他喊道:「夠了!我的大美人,爬過來跟我做愛!」

  他的話就像一記耳光一樣,狠狠的打在鮑瑞的臉上,鮑瑞氣得從沙發上跳起來,他無奈地看著妻子臉上沮喪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羞澀的微笑。

  梅芳全身赤裸的擺出一個舞蹈姿勢,然后俯下身子一步一步的爬向她的情人。

  那個陌生的男人一把抱起梅芳,把她按倒在沙發上瘋狂的強暴了她。鮑瑞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的全身已經被汗水浸透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愛妻,竟然如此放蕩的跟一個,她稱作主人的陌生男人,在攝像機鏡頭前瘋狂的做愛,他甚至能夠聽見妻子的嘴里,不斷的發出快樂的呻吟聲,就好像梅芳進入了一種幻覺之中。梅芳挪動了一下頭,含情脈脈的凝視著她的情人,臉上不時地掠過一絲滿意的微笑。畫面之淫穢,是鮑瑞在任何三級片里也未成看到過的。

  鮑瑞痛苦的閉上眼睛,他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情景是真實的,「這不是梅芳干的事!」痛苦的淚水從他的眼眶里流出來。然而,鮑瑞不得不接受這一現實,這就是他的愛妻干的事情。盡管在過去的五年婚姻里,他與妻子也有過瘋狂的做愛,可是沒有一次能夠跟畫面里的那個陌生男人相提并論。

  完事后,那個男人一把揪住梅芳的頭發,把她的臉對準攝像機鏡頭,盡情的展示他的勝利成果。鮑瑞盯著電視畫面上妻子的臉,他的心都要碎了。忽然,那個男人對著攝像機鏡頭哈哈的獰笑起來,然后說:「小子,如果你還想要回你的老婆,那么你就給我來電話,否則,我將把你老婆當做性奴隸,盡情的發泄,記住我的電話號碼:55553252!」隨后,畫面消失了。鮑瑞呆呆的坐在沙發里,他被完全摧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