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和絕色少婦的性愛培訓
和絕色少婦的性愛培訓
1生猛俏寡婦
  黃昏的山村小河里,一個少婦正躬著身子,撅起渾圓的大屁股在河水里撈著什么,那短短的熱褲下面,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在清澈的河水映補之下,顯得更加的水潤嫩滑。
  柔軟的布料緊緊地貼在身上,她這一弓腰,褲子勒得將兩瓣屁股的輪廓彰顯出來……
  秦天君出現在岸邊,看到少婦這極為養眼的一幕,卻沒能靜下心來欣賞,相反還有一些惱怒。
  “喂!你……你怎么偷我的蝦啊?”原來這少婦正在撈秦天君安放在河里籠蝦的兩個竹籃。難怪這些天秦天君一直撈不到幾只蝦,原來是被這少婦偷走了。
  河水中的少婦聽到秦天君的叫聲,嚇了一跳,急忙直起身子來,起伏的過程中顫出一圈圈蕩人心魂的美妙弧線,有一種裂衣而出的趨勢,令秦天君不禁暗暗咽了一大口口水。
  這是一個頗有些姿色的少婦,臉上紅潤潤的,保養得還不錯,不過一看就是那種不省油的燈,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閃動著狡黠的光芒。
  這女人秦天君見過兩面,知道是村里最潑辣的寡婦樊小玲。
  來村里支教這些天,秦天君也聽聞樊小玲是外嫁出去之后死了老公,娘家的老娘又病重無人看顧,所以她不得不回到娘家來照顧她老娘,暫時還沒有改嫁別人。
  “喲!原來是秦老師啊!這蝦籠是你的嗎?我見一直沒有人守著,所以就撈了里面的蝦。”樊小玲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說話之間,她那略些有些發胖但又不失豐腴曼妙的身子在水中一搖一擺的,一只手叉在腰上,一只手捋著發絲,一雙秋波沖著秦天君一瞟一瞟的,嘴角帶著極具魅惑的笑容,仿佛一只傲嬌的狐貍精在搔首弄姿。
  秦天君心里暗罵一聲,明明偷了我的蝦就這樣一句話就給搪塞過去了,不過,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被撩撥得心跳加快了,雙眼不時地瞄向樊小玲渾圓修長的大白腿和高聳的胸脯。
  “我說小玲姐,你這樣做就不厚道了,在這學校前面除了我還有誰會來這里放蝦籠啊?這里一天也籠不到幾只蝦,你們天天撈蝦賣的不都是往山里跑的嗎,這下游能漏幾只下來給我打打牙祭你也不留給我。”
  “哎喲我的秦老師唉!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是真以為這蝦籠是別人忘記了遺失在這里的,連續幾天我過來都沒看到有人,所以我就撈了。”樊小玲說完還向秦天君嫵媚地送了一個媚眼,輕咬著下唇直勾勾地盯著他。
  好吧,那就算你之前不知道,那今天這蝦你可得還給我了吧?”
  秦天君佯裝沒有看到她賣弄的風情,幾步走下河里,看到樊小玲手里提著兩個塑料袋,里面還悉悉刷刷地有蝦在爬動,顯然收獲不少,兩天沒吃肉的秦天君頓時就饞了起來。
  樊小玲忽然狡猾地一笑,湊近秦天君低聲說道:“秦老師,要不這蝦你給我,今晚我請你到我家吃飯,怎么樣?這蝦你拿回去也是得自己弄,不如我弄出來好了,我廚藝肯定比你要好哦!”
  樊小玲嘴里呼出來的熱氣撲打在秦天君的脖子上,他下意識地斜眼一看,結果看到樊小玲那低領衣衫內白花花的,還有那令男人血脈賁張的美景,只覺得嗓子一陣干燥,呼吸也急促起來。
  此刻左右無人,只有河水嘩啦啦的流動著,天色已經很晚了,大地昏沉沉的,周圍格外的靜。
  “這……這不太好吧?算了,這蝦也給你吧,只是從明天起你可別再來撈我的蝦了。”秦天君艱難地拒絕著,他知道,寡女門前是非多,要是自己真的到樊小玲家去做客了,這個早就風傳不是很正經的樊小玲,指不定會纏著他發生點什么事。
  雖然樊小玲長得不錯,身材也非常棒,也算得上美女一枚,可是她畢竟是寡婦呀,誰知道她有沒有孩子。而自己現在剛剛大學畢業來這山村里支教兩年,兩年之后肯定是得離開這窮山溝到外面的花花世界里闖出一片天地的,怎么能跟山村里的一個寡婦糾纏不清呢?
  “秦老師!你很緊張啊?咯咯咯……你一個大老爺們緊張什么呢?怕我吃了你呀?”樊小玲看到秦天君不自然的表情,一向對自己長相與身材頗有自信的她,嘴角泛出得意的笑容。
  秦天君正要辯解,樊小玲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的手一下子按在了她鼓鼓的胸膛上,一陣彈軟的奇妙手感,令秦天君瞬間仿佛被電流擊中,一下子完全懵了,睜大雙眼呆呆地盯著樊小玲,滿臉盡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萬萬沒有想到樊小玲竟然大膽這種程度,或許她真如傳言當中那樣是一個很放蕩的女人,一個放蕩的女人,如此對待一個男人那也就沒有什么好稀奇的了。
  可是不管她放不放蕩,她的這張充滿了媚笑的臉,還有這一對豐滿的胸,卻是將秦天君體內的玉望點燃了,他幾乎是傾盡全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沖動,但是,按在樊小玲胸前的那只手,卻并沒有縮回來。
  樊小玲是什么人?那可是騎死了一個男人的少婦啊,要擺平秦天君這么一號剛剛畢業的大學生那還不是手到拈來?
  見到秦天君臉紅呼吸急促的樣子,樊小玲就知道自己的魅力成功迷住了秦天君。
  樊小玲是一個寡婦,并且弄汪村的青壯年男人全部外出打工去了,她都半年沒開過葷了,現在有這么一個年輕又清秀的青年在面前,她還裝個屁的正經。這要是不趁早把秦天君給吃了,村里那一群悶騷的小媳婦大嬸子的,遲早也會把秦天君這個小后生給禍害了,到時候她連口湯都喝不上。
  “秦老師!你覺得嫂子我漂亮嗎?我夠不夠豐滿啊?”樊小玲整個身子都靠在了秦天君的身上,她自己現在也是欲火焚身饑渴難耐了,恨不得馬上將秦天君逆推掉。
  “咕咚……”秦天君又咽了口水,整個人魂兒都飄了起來。這女人一浪起來,對男人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所謂一騷遮百丑,更何況樊小玲還不丑,還是一個相當養眼的美女,這更加令秦天君把持不住。
  “漂……漂亮!”秦天君下意識地回答,感覺著手掌里的飽滿與溫熱,他真是舍不得將手縮回了,也好想用力捏揉幾下,可理智強迫他還能殘存一絲自控之力。
  但是,他那下面明顯有了變化,卻被樊小玲一雙媚眼輕易地捕捉到了,樊小玲妖媚地一笑:“秦老師,我做你的情人好不好?我不圖你的錢,也不會要你負責,更不會耽誤你的終身大事。我只是一個人太寂寞了,也不想再結婚了,因為我有一個女兒在婆家,我得養她。”
  說到這兒,樊小玲顯得相當的嚴肅認真,還拿捏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
  她的話,還有她此刻楚楚可憐的神情,令秦天君僅有的一點心里防線徹底崩潰了,一個不需要自己負責,內心還有一點可愛的漂亮少婦這樣主動獻身,有幾個男人能抵擋得住啊?
  心里被觸動的秦天君竟然鬼使神差地問出了這么一句:“你說的是真的?”
  樊小玲見秦天君松了口,頓時整個人都軟軟地貼時他寬厚的懷里,用有些發嗲的聲調說:“姐姐我當然是認真的哦,我知道你還是一個單身的有著大好前途的青年,你敢冒著風險和我這個小寡婦搞地下戀情嗎?”
  “我有什么風險好冒的?我一窮二白三單身,你這明擺著是送上門來便宜我嘛,我高興還來不及呢!”秦天君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抓她豐腴的大腿。
  樊小玲嬌哼一聲:“你果然也是一個壞男人,不會嫌女人多的。算了,只要你以后對姐姐我好的話,姐姐也會記你的情,保證不會讓別人發現我們的關系,將來也不會影響你找老婆。我只求你以后別不理姐姐就行了。”
  她說完,開始用她飽滿的胸脯磨蹭著秦天君,臉上泛出魅惑人心的笑,笑得秦天君只覺得自己心癢癢的,很快就忍不住雙手緊緊抱住樊小玲渾圓的香臀。那彈軟結實的手感,令他體內血液騰地燃燒起來。
  雙方都捅破了那一層紙,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好假裝正經的了,秦天君的手貪婪地握住樊小玲豐滿的香臀,頓時感覺自己置身于一個美妙無比的峽谷,既便還隔著幾層布,結結實實的觸感卻也令他爽得血脈賁張,真想主刻闖入樊小玲的世界深處盡情馳騁。
  樊小玲被他這么一箍,也清晰地感覺到了秦天君的雄偉與熱力,小嘴禁不住“啊”地發出一聲嬌吟,柔軟的身子迅速躁熱起來,呼吸也有如牛喘一般,偏偏這喘息聲無比的誘人。
  兩雙都燃著火焰的眼睛相互凝視著,勾動彼此內心深處潛伏的原始欲望。
  第二章第二章 寡婦夜敲門
  終于,兩人的鼻尖慢慢靠近,彼此嘴里呼出的氣流仿佛化為最清新甘露,讓兩人都感覺口里格外的干渴。
  就在兩人的嘴唇快要印在一起的時候,不遠處一束手電筒的光掃過來,從兩人的頭頂上掃過去,將正意亂情迷之中的兩個人嚇了一跳,不約而同地跳開了。
  緊接著對岸的一片菜地里傳來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好像是有人在菜地里摘菜。剛才那束光是無意識地掃過來的,幸好也沒有照著秦天君與樊小玲,不過兩人體內的火焰卻也因為剛才那一嚇被澆滅了。
  “秦老師,你跟我到我家里吃飯好不好?我把這些蝦弄給你吃,補一補,咯咯咯……”樊小玲附在秦天君的耳朵吃吃地笑著說。
  秦天君在她豐腴的大腿上抓了一把:“不用補我也能讓你求饒!”
  “是嘛!?姐姐我可是生個娃的少婦,比你在學校交的女朋友可要強得太多了,你沒搞過少婦吧?姐姐我會讓你知道少婦和少女的區別的,咯咯咯……”
  秦天君剛剛熄滅下去的欲火被樊小玲這幾句話一逗,騰地一下又燃了起來,想要將樊小玲摟入懷里狠狠地啃咬一番。
  樊小玲看到了他的豬哥樣,連忙吃吃一笑:“你可別再亂來哦!那邊的人過來了,估計是要到這岸邊來摘菜的,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秦天君轉頭一看,果然那手電筒朝著這邊慢慢移過來。兩人連忙借著樹蔭的掩護迅速離開。
  等到了大路上的時候,樊小玲又邀請秦天君去她家吃飯,秦天君婉約地拒絕了,樊小玲也沒有堅持,“啵”地一聲在秦天君的臉上親了一口:“好弟弟,你要想姐姐喲!沒準今晚姐姐會進入你的美夢里呢!你想不想姐姐今晚來陪你睡啊?咯咯咯……”
  樊小玲嬌笑著說完,也不等秦天君的回答,就扭著大屁股走了,留給秦天君一個妖嬈而風騷的背影,令秦天君心里更加癢癢的。
  在城里追一個女孩那得費盡心思百般討好,往往還追了一個對自己虛情假意的人。想不到在這個窮山溝里,遇上這么一個水靈靈的年輕寡婦,竟然如此大膽地勾引自己,這讓秦天君有一種餓狼掉入羊窩的感覺。
  特別是像樊小玲這種明顯帶著純樸村姑特色的女人,一點也不像城里那些女人那樣物質,虛榮,做作,今天給你給她制造小驚喜,明顯又要你給她各種“感動”。
  像樊小玲這樣直爽,不帶一點別的意圖,就純潔地想和男人相好,追求人最原始最本質的愛欲,這多好啊!和這樣的女人呆在一起真的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秦天君回到學校自己宿舍,想著樊小玲那曼妙豐腴的身子,回味著她貼在自己懷里那種充實而又彈軟的觸覺,他就覺得體內邪火又一陣一陣的竄起來。
  沒辦法,只好洗了一個冷水澡,再泡一桶泡面,喝了一瓶啤酒,算是把晚飯簡單地給打發了。
  晚飯過后,秦天君無聊躺在床上玩手機。
  “篤篤篤……秦老師!篤篤篤……秦老師!”一陣敲門聲和低呼聲使得秦天君從床上坐起來。
  等秦天君打開房門,只見一個穿著吊帶裙,下半身褲子失蹤的少婦風情款款地站在門前,低低的領口處額美景格外吸人眼睛,那深深的溝谷,令秦天君瞬間就呼吸急促起來。
  再看到褲子失蹤的下半身,那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簡直就是傳說當中的吹彈可破,這窮山溝的水土還真是養人呢,如此白嫩的少婦,真是令人口干舌躁不已。
  “怎么?才過一會兒就不認識人家了?我給你帶了點茶葉,這深山里可沒有賣的哦。”來人是樊小玲,此刻的她看起來就像一個調皮的俏丫頭,很難看出她是一個生過娃的少婦。
  看到樊小玲遞過來的兩包茶葉,秦天君呆愣愣的還不知道去接。
  “傻瓜,不會是被姐姐我迷住了吧?嗯?”樊小玲得意洋洋地笑著,仿佛進自己家里一樣走進房中,將茶葉放在飯桌上,四下里打量起秦天君的家具用品。
  秦天君的目光則是定格在樊小玲曲線玲瓏的嬌軀上,鼻孔里嗅到樊小玲混合著沐浴露氣息的體香,體內邪火又竄了起來。
  “小玲姐,你剛才在河邊對我說的話是真的嗎?”秦天君有點神魂失守地問。
  樊小玲吃吃笑道:“當然是真的,只要你不嫌棄我,我就給你當一個地下情人。不是姐姐我犯賤,而是一個女人活著如果沒有一個男人安撫的話,人生還能有什么意義呢?”
  “那你為什么不改嫁呢?你還這么年輕,又這么漂亮,想要改嫁的話,大把男人搶著要你呢!”
  “不嫁了,除非那個男人真的能把我的女兒視為己出,唉!事實上我主要還是舍不得我的女兒,我死去的老公是獨生子,所以唯一的女兒我怎么也不忍心帶著嫁給別人啊。我公公婆婆都是六十幾歲的老人了,要是再失去孫女的話,他們恐怕都活不下去了。我要是改嫁了的話,以后都不方便和女兒住在一起了,你明白嗎?”
  見樊小玲說得很真誠,秦天君也感受到這個女人并沒有說謊,不禁對她又多了幾分好感。
  “你是個好媽媽!”秦天君夸了一句。
  樊小玲頓時眉開眼笑起來:“謝謝你!我還以為你會認為我是一個很不正經的女人呢!”
  “我沒有那樣認為過,我只是覺得你是一個直爽的女人。”
  “真的?”
  “嗯!”
  “咯咯……那你還不把門關上,人家都送上門來了,你我都是成年人,你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呀?”樊小玲用美眸瞅了秦天君一眼,那個嬌媚,當真是迷死人不償命。
  秦天君一聽,狂喜的心突突直跳,這樣一個美少婦送上門來,他要是不做點什么的話,豈不是不如畜生?
  他興奮地關上房門,轉身過來,一下子就將樊小玲給抱住了。
  他以為他夠猴急了,誰料到樊小玲比他還要生猛,第一時間摟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而才一臉媚笑地盯著他,盡是一副勾人的神情。
  秦天君哪里還忍得住,熱血上涌的他,帶著急促的呼吸用他厚實的嘴唇狠狠地吻住了樊小玲的那一抹朱紅。
  兩人從輕觸到熱吻,彼此都貪婪地吸吮著,然后秦天君才發現樊小玲果然技術嫻熟之極,比起他在大學時的那個女朋友來,樊小玲的技術高出太多太多了。當然也或許是秦天君長這么大了才經歷過一個女人,而樊小玲給了他完全不一樣的體驗,特別是秦天君覺得自己在接吻的時候舌頭攪動的頻率有點跟不上樊小玲,節奏上完全是樊小玲在帶動著他,他想主動一點的機會都沒有。
  在舌頭上占不了上風,秦天君就將手伸進樊小玲的衣衫里面,隔著胸罩住握住了她的雄偉的雙峰。真的很大啊,又大又堅挺,雖然生過小孩,但是這堅挺還如少女一般。
  “哦!”冷不丁地,樊小玲的小手如蛇一般滑進他的褲襠里,刺激得秦天君渾身一顫,爽得悶哼了一聲。
  這一下秦天君也不客氣了,雙手將樊小玲的胸罩推上去,他的腦袋低下來,看到白花花滿眼都是,仔細觀賞了幾秒鐘,然后就啃咬了上去。
  樊小玲緊緊地按住秦天君的腦袋,嘴里發出壓抑的呻吟。
  第三章第三章 珠圓玉潤的許倩
  “秦老師!”房內的兩人正陷入徹底的瘋狂,想要探索科學時,外面傳來一個小女孩清脆的叫聲。
  兩人慌忙跳開,匆忙地整理著自己的衣褲,好事還沒有做成又被別人打擾的感覺,真是令人窩火,是哪個該死的家伙在這個要緊關頭又跑來了?
  “秦老師!你在嗎?我是劉婉君啊!我和媽媽給你送點板栗來了!”門外的小女孩還在叫著,同時也敲響了房門。
  房內的秦天君與樊小玲更慌了,他倒是想裝著不在宿舍,可是這木架加上瓦片為頂的房頂,泄露了他宿舍的燈光。
  樊小玲東張西望打量著房內,根本就沒有藏身之地,宿舍連一個廁所都沒有,高高的木架床一眼就能看清整個床底。
  忽然一眼看到飯桌蓋著幾乎要垂到地上的桌布,樊小玲情急之下只好鉆到桌子底下去了。
  看到樊小玲藏好,秦天君這才答應了一聲:“哦,是婉君啊!”
  心虛地答了一聲,秦天君緩緩地走過去將房門打開,看到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和一個身穿著青色牛仔褲和白色襯衫的少婦正站在門前。
  “秦老師,我們給你送板栗來嘍!”小女孩看到秦天君,一蹦一跳地就跳進房間里來了。
  那少婦看起來清爽白凈,披著一頭秀發,很是青春秀氣,身材還保持得很好,看起來都像一個學生妹,可眼前這八九歲的小女孩卻是她的女兒。
  “哦,小婉君真乖,嗯,倩姐你客氣了。”秦天君沖小女孩與少婦微笑著說道。
  少婦名叫許倩,是這小女孩劉婉君的媽媽,也就是他學生的家長。他這個外來的支教老師,支教半個月,村里很多人都對他特別照顧,有好吃的經常會給他帶來一份。
  弄汪村是個很閉塞的村子,為了放便小孩上學,也就辦了一個從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的簡陋學校,孩子四年級之后就要翻山越嶺到十幾公里外的縣城去念書了。
  “秦老師,你能到我們這窮山溝里來教孩子們念書,那就是我們的大恩人嘍,給你送一點零食算得了什么呢!”許倩笑盈盈地說。
  “呵呵 ……你們把我看得太高尚了,我都不好意思了,謝謝你們的板栗,小婉君真乖,在班里成績也是前五名的,將來一定能考上好的大學。”秦天君拍了拍劉婉君的頭夸獎著,把小丫頭夸得臉都紅了。
  許倩嫣然一笑,泛出嘴角兩個深深的酒容,再加上她本就是那種珠圓玉潤的女人,加上兩個酒窩,更加具有風韻。
  秦天君不知道是從哪一個本書上看到過一句話,說是有酒窩的女人下面那個地方會比較窄緊。他的目光下意識地掃了一下許倩的下半身,然后看到了一雙展露在熱褲下面的白晰修長的玉腿。我靠,又是一個極品少婦。
  “秦老師,不歡迎我進房坐一坐嗎?我想了解一下我們家婉君的學習情況呢!”許倩美眸里仿佛都充滿了笑意,直勾勾地盯著秦天君,讓他都有一種心醉的感覺。
  “哦!你看我都糊涂了,光顧著和你聊天呢!請進,請坐,屋里簡陋,也沒有什么能招待你的,見笑了!”
  許倩笑盈盈地說:“秦老師你客氣了!是我們學校條件太差了,說起來還是我們覺得讓老師你受苦了呢!”她大大方方地坐到桌上,將一袋子熱呼呼的板栗也放到了桌上,伸手打開袋子,示意秦天君趁熱吃。
  秦天君有些頭疼啊,看樣子許倩一時半會是不會走的,這可苦了桌子底下藏著的樊小玲,萬一要是被許倩發現了,那可就完蛋了,根本連解釋都不用解釋。
  擔心歸擔心,沒有別的辦法的秦天君只好坐到桌上,劉婉君也圍坐在一起。
  好在這桌飯桌還算大,直徑有一米五,只要不要刻意將腳伸得值,基本上也碰不到樊小玲。
  “秦老師,趁熱吃啊!別客氣!婉君這孩子有些調皮,平時就請老師管一些了!”許倩一邊剝板栗一邊說。
  秦天君有點心不在焉地剝著板栗回答:“放心吧,婉君很乖很聰明的,她一學就會。”
  剛說到這里,一只手輕輕地撫上了他的腿上,不用想就知道是樊小玲在下面摸他了。秦天君有點緊張地看著許倩與劉婉君,連忙裝出一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然而,接下去他可就有點控制不住了,因為樊小玲的手竟然很不老實地攀緣而上,甚至還趁著他們講話聲音的掩蓋,悄悄地拉開了他褲子的拉鏈……
  真要命,秦天君有一種自己正在上演島國愛情動作片的錯覺,以前看島國愛情動作片的時候,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這種狗血劇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秦天君悄悄地將桌布拉過來蓋到自己的腰上,然后他就感覺樊小玲的腦袋也悄悄地湊過來,隨后一股子熱氣呼在他的雙腿之間。在秦天君極度緊張之下,樊小玲的嘴,竟然……
  一種極度的舒爽令秦天君險哼出聲來,同時也緊張得要命,他只能費盡全力在許倩與劉婉君面前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的天啊!樊小玲也未免太過于生猛了吧,要是自己一個失控的話,兩人只怕都要身敗名裂吧?此刻秦天君只盼著許倩與劉婉君快點走,然后自己就可以將樊小玲拉出來狠狠地“教訓”一番,這磨人的妖精,真的快要令他發瘋了
  然而許倩還是東一句西一句地問秦天君,一點走的意思都沒有,而底桌下的樊小玲也越來越賣力,一下一下地將秦天君弄得魂兒飄飄的。
  說起來秦天君雖然交過女朋友,但是前女友在這方面還是不怎么放得開,有些傳統,所以女朋友幫他都沒有完整地弄過一次,只是象征性地前兆一下而已。而現在樊小玲如此賣力,令秦天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奇。
  少婦果然與少女是有區別的,少婦比少女更懂得伺候男人,更能令男人瘋狂,當然也更放得開,更有技巧。
  “咦!秦老師你不舒服嗎?”這時許倩還是發現了秦天君臉上的神情不自然,好像憋著什么似的。
  秦天君微微一驚,連忙強制鎮定下來:“呵……呵呵,我沒事!這板栗真好吃啊……”
  說話間,秦天君只覺得一陣痛快無比的感覺襲來,身子骨一酥,他竟然爆發了。那種舒爽的感覺無法形容,樊小玲這瘋寡婦還真是會弄,有著吞噬天地的本事,這種新奇的身心感受,令秦天君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許倩看到秦天君的神情就好像是鬧肚子了強自憋著,然后又仿佛得到了盡情的釋放一般,神情轉為舒適滿足。她正狐疑著呢!忽然感覺一只腳掌輕輕地搭上她光滑的大腳,在上面輕輕地摩挲著。
  “秦……老師!”許倩一下子睜大了雙眼,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緊緊地盯住秦天君。
  第四章第四章 飯桌下的小動作
  秦天君莫名其妙地看著許倩,很奇怪她忽然之間這樣盯著自己叫什么。
  “怎么了?”秦天君剛剛被樊小玲弄出來,舒爽過后,樊小玲停止了動
  作,還悄悄為他拉上了拉鏈。
  許倩欲言又止,忽然沖秦天君魅惑地一笑,眼神之中滿含著異彩。
  秦天君愣了,這是什么情況?許倩要當著她女兒劉婉君的面勾引自己嗎?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躲在桌子底下的樊小玲,正用自己的腳板摩挲著許倩的大腿,甚至于還摩到大腿根部。而許倩自然就錯以為是秦天君在使壞了,這個少婦可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老實,在結婚之前可是曾經腳踏幾船,同時跟幾個男人交往的主。現在整天呆在山溝里看守自己的孩子,村里又沒有一個青壯年,那些糟老頭子可放不了她的眼,她也沒有達到饑不擇食的地步。
  現在秦天君這么一個清秀又比較斯文的男人坐在對面,還主動勾引她,她自然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本來她帶著女兒過來送板栗的目的就是為了接近秦天君,先打好基礎,既然現在秦天君都主動撩她了,她哪里還會客氣。
  下一秒,許倩的腳就悄悄地抬起來,摩挲到了秦天君的大腿上,同時她還有一種勾人的目光盯著秦天君,輕咬著下唇的嘴令她看起來格外的性感。特別是她有意無意還舐出來的香舌,更是令秦天君心中燃起火焰,更加亢奮了起來。
  桌底下的樊小玲借著微弱的燈光看到許倩這么快就對秦天君動腳了,她不由暗笑:“好你個許倩,你果然是來勾引秦天君的,你個騷蹄子,自己還有老公就這么不甘寂寞,這讓我這個寡婦還怎么活啊?”
  樊小玲自然是清楚許倩是什么人的,所以剛才她突然起了惡作劇之心捉弄一下許倩,想不到許倩立馬就顯出了原形,真個以為是秦天君在撩她,而她也就騷氣全開地勾引起秦天君來。
  秦天君此刻那是既受拆磨又刺激舒爽啊,如果桌底下沒有樊小玲的話,他自然會忍不住把自己的腳也伸過去探索探索許倩的嬌軀。然而現在,他卻只能強忍著不敢妄動,被許倩的小腳撩得心跳若狂。
  樊小玲看到許倩那只騷蹄子,心里一邊暗罵許倩對自己男人不忠,一邊卻又感覺異樣的刺激,這樣觀看一男一女騷得不行的動作,比隔著屏幕看愛情動作片刺激太多了。
  秦天君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正常男人,被許倩這樣的花信少婦如此撥撩著,他還真是無力抗拒。看許倩臉上那有點放蕩的媚笑,秦天君相信假如不是桌面太寬她的腳夠不著的話,她現在都能摩到自己命根子上去。
  樊小玲這個時候不方便再用自己的腳去撩許倩了,因為會被許倩發覺到的,所以她輕輕拍了拍秦天君的腳。
  這一拍,秦天君忽然意識到是樊小玲搞的鬼,讓許倩誤會是自己在撩她,你這么皮真的好嗎?
  秦天君見許倩都一副女色狼模樣子,自己還裝什么裝,再說了樊小玲還援意自己了呢,更沒有什么好顧忌的。
  嗯!其實他更多考慮的是害怕樊小玲暴露了,為了樊小玲的名聲,自己只好犧牲色相了。
  秦天君為自己找了一個高尚的理由說服了自己,便用一只腳將另一只腳的鞋子蹬掉,然后將腳伸過去摩許倩光滑的大腿。
  這一摩馬上就有些上癮了,許倩的大腿真滑嫩,很肉感。
  感受著秦天君大腳板的熱力,數月不知肉味的許倩更是花癡般地盯著秦天君,心里直后悔不該帶著女兒一起來,要不然現在就可以直接跟秦天君深入了解盡情放縱了。
  “媽媽!你們怎么都不說話了呀?”劉婉君看看許倩與秦天君,兩個大人神情怪異地盯著對方卻一句話也不說。
  許倩微微一慌,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點太那啥了,自己女兒還在旁邊呢,她急忙縮回自己的小腳。
  “哦……媽媽在想問題呢!對了婉君,夜也深了,咱們回家睡覺嘍!嗯,咱們互留個手機號碼吧!”許倩站起身來牽著劉婉君的手,與秦天君互留了手機吃之后,才妖媚地笑著向秦天君告辭。
  秦天君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氣,心里亂亂的,想不到一個晚上被兩個色膽包天的女人撩,這窮山溝里的女人怎么這么生猛啊?雖然說長期沒有男人滋潤,但是勾男人也勾得太直接了吧?完全沒有套路啊,一點也不像城市城那些女人那樣矜持,需要各種浪漫,需要追來求去的才肯跟你相處。
  不過,這樣直接的毫無套路的男女關系,真特么的太令人向往了。
  等許倩帶著劉婉君一走,秦天君急忙將房門關上,樊小玲也從桌底下鉆出來,坐在椅子上只呼腿酸。
  “小玲姐,現在只剩咱們倆了,嘿嘿嘿……”被兩個少婦撥撩得心癢難耐的秦天君,關上門后就撲到樊小玲身上,從她背后一把將她抱住。
  樊小玲仰著頭,反手將秦天君脖子勾住,翻著白眼嗔道:“剛才你爽歪了吧?姐姐我不僅自己貼上了你,還幫你撩了一個風流少婦,姐對你好不好?”
  秦天君略有一些不好意思地問:“你真的這么大方?一點也不吃醋?”
  樊小玲哼了一聲:“去你的,哪個女人真有那么大方啊?只不過我很清楚這許倩是個耐不寂寞的浪蹄子,我剛才就是想捉弄她一下,誰想到她真的那么浪,直接就當著她女兒的面跟你勾搭起來。”
  “果然是你搞的鬼,我說她怎么突然之間就那么大膽對我動腳了呢,小玲姐啊!其實有你一個我就滿足了,你何必要給我招惹別的女人呢?”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女人多了也會煩的,各種不方便,以后和你都得偷偷摸摸的。”
  “哼,口是心非,我才不相信你嫌女人多呢!難不成你還想和我光明正大的交往不成?”
  “如果你愿意改嫁給我的話,那也不是不可以呀!”
  “你再重復一次我就當真了啊!”
  “我……咳咳……”
  樊小玲幽怨地白了秦天君一眼:“好了啦,人家也是跟你開跟笑的,瞧你緊張的樣子,就知道你還是害怕我會真的纏著你。”
  說到這里,樊小玲輕輕一嘆,臉上明顯有一些失落的神情。
  氣氛忽然之間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秦天群為自己的心虛而忽然不敢對樊小玲放肆了。
  兩人默默地對視了一會兒之后,樊小玲忽然微微一笑,轉過身來掛在秦天君的脖子上,雙眼秋波四溢地看著他:“你還真緊張了,好了,姐不逗你了,姐能跟你好就知足了。”
  秦天君忽然熱血一涌,一把將樊小玲整個抱起來,轉身就壓到了木架床上。
  第五章第五章 你想不想姐姐呀?
  “別……別這樣!我得回去了,我媽這會兒該吃藥了!”樊小玲卻急忙爬起來搖頭說道。
  見秦天君呆愣住了,她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忽然摟住秦天君吻了上來。
  秦天君感受著她柔軟唇,香甜的小舌,一下子將秦天君的靈魂都點燃了。反摟住樊小玲,秦天君瘋狂地與她激吻起來,雙手更是探入樊小玲的衣衫之內,想要攀登雙峰。
  樊小玲嘴里頓時發出蕩人心魂的低吟,不過在與秦天君激吻了幾分鐘之后,她又喘著粗氣對秦天君說道:“好弟弟,姐真的要回家照老娘了,今晚姐也沒有多少心情了,改天姐一定讓你爽個夠好不好?”
  秦天君不好勉強,只好點頭答應了,只是可憐他的滿腹邪火被兩個女人勾動起來,現在又得不到發泄,他快瘋了。
  他在樊小玲渾圓的香臀上揉了一把:“什么時候啊,我快要被火給燒死了。”
  樊小玲向他襠部抓了一把,吃吃笑道:“看姐什么時候有心情嘍,你要是真的想姐的話,明天陪姐上山打柴去,姐會讓你爽上天去,咯咯咯……”
  樊小玲說完,扭著大屁股開門走了出去,留下秦天君呆立著心癢難耐。
  好一會兒之后門外吹進來的風將讓秦天君回過神來,他走出大門,想吹吹風,將自己涌上來的邪火吹熄,要不然等下又得自行嘿嘿了。
  剛剛走出操場,忽然路邊的一顆樹下“汪汪”兩聲狗叫嚇了他一大跳。
  他轉頭一看,借著微弱的月光看到一條黃狗在一邊在樹底下刨土一邊沖著他呲牙咧嘴,兇相畢露。
  “你奶奶的敢吠老子!”被嚇了一跳的秦天君惱火地蹲地抓起來塊石頭作勢要砸那黃狗。
  所謂“狗怕摸地法”,黃狗一見秦天君蹲身摸地抓石子,早就機靈靈地嗷地一聲竄了出去,不過竄出去十幾米遠又轉過身來沖秦天君呲牙。
  “你刨屎嗎?老子只是過路一下你亂吠什么?”秦天君將石子擲向黃狗,并不是真的要砸它,但也將黃狗嚇得嗷嗷叫著逃走了。
  秦天君正要走開,忽然看到黃狗所刨的小坑里散發出陣陣光芒,他好奇地湊近一看,只見一個圓石一般卻又會發光的東西躺在小坑里面,相當的好看。
  “難道是傳說當中的夜明珠?”秦天君心中一喜,急忙伸手將那粒發光的東西從小坑當中撈起來。
  等秦天君將這發光體拿到眼前仔細觀察,手感跟石頭一般無二,就是其實發出清幽幽的藍色光芒,入手冰滑冰滑的,散發出一陣陣沁人心脾的氣息,聞之令人神清氣爽精神振奮。
  “寶貝啊!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能自己發光的寶貝,說不定價值連城呢!”秦天君狂喜不已,不管這寶石有什么作用,但是如果拿出去賣的話,一定能賣出一個大價錢來。
  秦天君跳回屋里,倒了一些水將這發光的石頭認真清洗一番,將上面的污泥洗掉,就更加顯得晶瑩剔透了。倒掉污水,他關上房門認真地研究著這枚寶石,但是看了半天也沒看出過所以然來,最后只好仔細地藏好了,夜也深了。
  他躺到床上,回味著樊小玲與許倩這兩個瘋狂的少婦,身體里就有股子火令他睡不著。無聊之下,他拿出手機來,發現竟然有兩條微信信息,等他打開一看的時候,心靜頓時就不淡定了。是剛剛甩掉他的女朋友龍碧嫻發來的。
  “秦天君,你當我是在開玩笑嗎?我們是真的分手了,請你以后不要再打擾我了,你是個好人,但是請原諒我不能把自己的一生賭在你的身上,我家很困難,我不得不先為我家里人考慮,我也并不欠你什么,請你多珍重!”
  “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但是這個世界不是光有真摯感情就可以的,世界那么大,你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去爭取,你要活得像一個男人,別沒有了我就不能活下去似的。好了,就說這么多吧,以后我們別再聯系了,祝你幸福!”
  秦天君看完這兩條信息,有種仰天大吼幾聲的沖動。萬萬沒想到深愛四年的女朋友,如今卻無情的棄他而去,那種揪心的痛,只有真正愛過被傷過的人才能體會得到。
  他很想傲氣地說一聲“你會后悔的”,可是,自己大學一畢業就被派到弄汪村這深山溝里支教,而龍碧嫻現在鐵定跟著某個有錢的男人,在花花都市里風光無限,每每想到這些,秦天君就感覺心里有著巨大的落差,失戀的痛苦就被放大幾倍了。
  我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要走到人生巔峰俯視龍碧嫻,可是,現在自己被困在這個窮山溝里,空有一腔凌云壯志,卻又該如何施展呢?
  想到這些秦天君長嘆了一聲,心中郁悶無比,就給許倩發了一條短信:“倩姐,我想你了怎么辦啊?”
  不一會兒他就等到了回復:“呵呵……壞人,是不是真的想姐啊?”
  “想……剛才不過癮,要不你現在過來咱們好好玩一會兒啊!”
  “哼!你想得美哦!你太壞了,姐不敢一個人去見你!你宿舍是狼窩。”
  “婉君睡著了沒有?”
  “睡著了,怎么?你難道想來爬姐的窗子?”
  “加微信聊聊好不好?”
  “哦,我的微信號是……”
  很快兩人就加上了微信,秦天君甩手就是一大串飛吻過去。
  許倩更加勁爆,竟然發了兩張自己的私密照,都是穿著睡衣酥胸半露的香艷床照,那勾人的姿勢與若隱若現的豐滿,令秦天君險些忍不住又要放肆一番了。
  “姐,咱們視頻方便不?”秦天君是真的被這個看起來挺端莊實則悶騷無比的少婦許倩給弄得心猿意馬起來。
  他這里剛剛發完信息,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1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許倩就視頻通話過來了。
  秦天君連忙接通,然后就看到視頻中許倩正穿著性感的睡衣躺在床上,見到視頻中的他后,許倩還沖他作出飛吻的動作,勾得秦天君恨不得馬上摸到她家去把她給辦了。
  “姐,你敢不敢把睡衣解開?”秦天君壞笑起來。
  “解就解,怕你呀?”許倩笑嬉嬉地將自己薄薄的睡衣拉開,露出紫色的罩罩,被豐滿的臉撐得鼓鼓的罩罩,令秦天君暗暗咽口水。
  好吧,被套路了,還有一層防火線呢!
  “嘎!?有本事你把奶罩也解開!”
  “有本事你來幫我解開啊,我喜歡被男人解開,刺激!”許倩說完還吐了吐舌頭。
  許倩一聽,有點慌了:“改天吧,婉君瞌睡太淺了,吵大聲一點就會醒過來的。”
  “你放心,我會很溫柔的,你也別叫那么大聲就好了。”
  “死鬼,你敢不敢讓我過你那里去?老娘今晚把你榨干,看你還壞不壞?”
  秦天君大呼受不了,這少婦果然不是好惹的,要是真答應讓她來的話,會不會被別的人發現呢?因為剛才和樊小玲準備偷腥的時候就發生了驚險了一幕。
  最主要還是學校周圍都是人家,還有不少狗,到時候半夜弄得犬吠一片,別人留意到他們的動靜就不好了。
  先前還早,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雄霸文學] 回復數字1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她們過來還不會鬧出什么動靜,現在夜深了一點點動靜就會很明顯。
  “我不是不想你過來啊,只是夜里狗太吵,會暴露咱們的,你不怕嗎?” “哦,你心思還挺細的,好吧,那咱們再找機會約!”
  “嗯,那晚安了。”秦天君也沒有多少心情,所以想掛了。
  不料許倩忽然賊兮兮地一笑:“小壞蛋,你敢不敢讓我看看更刺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