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6z9sm"><ruby id="6z9sm"></ruby></menuitem>

<dl id="6z9sm"></dl>
<dl id="6z9sm"></dl>

<dl id="6z9sm"><ins id="6z9sm"></ins></dl>
<em id="6z9sm"><ol id="6z9sm"></ol></em>
<dl id="6z9sm"><ol id="6z9sm"><mark id="6z9sm"></mark></ol></dl>
<dl id="6z9sm"></dl>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騷妻丁丁
騷妻丁丁


我的老婆丁丁,現年30歲,身高168CM,因為生了孩子的關系,以前苗條的體型不再,但是身體卻因為坐月子和懷孕時進補的關系,變得豐盈了許多,雖然稱不上豐乳肥臀,但也算是多了幾分成熟女人才有的嫵媚氣息。


  再加上丁丁很喜歡打扮,每次出門時,也會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尤其是我家隔壁的歡哥。歡哥現年37歲,已婚,也有一個兒子,不過因為老婆經常出差的關系,性生活好像不是很美滿。所以每次看到我老婆丁丁時,眼睛總會不時的上下打量著我老婆,好像一雙雙無形的手,將老婆外面一層層的衣服扒光,窺視丁丁那豐盈的肉體。雖然歡哥做的比較隱晦,但是還是被我發現了他的想法。而我雖然猜到了歡哥的想法,但是卻并不為意。


  因為老婆的第一次本來就不是我的,在我之前也有過幾個親密的男朋友,性關系雖然不算混亂,也純潔不到哪里去,所以我反而更想看到老婆在別人胯下呻吟的樣子,只是怕老婆反對,還有遇到一些危險的人,因此才沒有什么實際行動。


  發現了歡哥對老婆產生了性趣,這讓我許久期待的事情有了開展的機會。不過我還是沒有直接去和歡哥表明意思,而是想辦法在去他家串門時,找到了他的QQ號,回去后,我注冊了一個QQ號,加了歡哥,便慢慢聊了起來。


  和歡哥聊天一段時間后,我問他除了他老婆外,還有沒有干過別的女人,這時他便說看上了對門的女人,也就是我老婆丁丁,說她有味道,真想干上一次。


  聽到歡哥這么說,我心中大喜,又問她,若是有機會的話,他想不想干她。


  他說想,隨后我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知道我是丁丁老公時,先是不信,等我打他電話時,他這才相信了,聽得出他很開心。


  之后的幾天里,我和歡哥便想著怎樣讓他可以得逞,不過我也提出了要求,就是他不能讓丁丁知道,他們兩個有關系的事,而每次發生關系時,都要通知我,讓我能偷窺到。之所以提出這個條件,是因為我想看看在別的男人面前,丁丁是什么樣子,而回到家后,她又會和平時一樣,這樣的反差反而會讓我更興奮。


  既然不能讓我知道,那自然要想一個讓他可以單獨和丁丁相處的機會了,還有就是怎么下手,如果挑明的話,丁丁恐怕不會答應歡哥的請求,那只能先想個辦法,讓歡哥得逞一次,有了第一次后,之后再繼續就簡單多了。


  隨即,我便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們在網上訂了一瓶烈性的春藥,吃下去后,會失去理智。變成一個只想要交合的母獸,這是用來攻陷丁丁最好的辦法。當春藥到手后,等到下一個星期天,我便準備和歡哥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星期天的前一晚,我又懷著對明天的期待,把老婆從睡夢中拉起來,狠狠操了一回,濃濃的精液射進了老婆的陰道中,等待著明天和歡哥的液體在老婆的陰道中相遇。


  第二天上午。老婆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包臀緊身裙,下身穿一條性感的黑色絲襪,正在家里打掃房間,我打了個電話給歡哥,確認他已經準本妥當后,便找借口說,剛才隔壁的歡哥燉了一鍋湯,可是他老婆出差沒回來,不想浪費,叫我去拿,不過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便讓丁丁去歡哥家拿。


  丁丁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她去別人家拿湯,心中有些奇怪,不過也沒說什么,便點頭答應,我假裝離開后,其實是偷偷躲在了樓上過道上,很快就看到丁丁從家中出來,來到隔壁,敲了敲歡哥家的門。


  很快歡哥便打開門走了進去,而歡哥的手機此時也打開了視頻通話,隨手拿在手中,讓我可以看到之后奸淫的全過程。


  「歡哥,我老公叫我來拿湯,真是不好意思啊!」「沒事沒事,省得浪費,丁丁,來進來,我去拿湯。」將丁丁迎入屋里后,歡哥便進廚房去盛湯,不過很快歡哥卻盛著一碗湯走出來,可她卻不知道這碗湯里已經被歡哥加了料,遞到老婆面前說道:「我燒了實在太多,就算盛滿湯壺,還多了不少,不如,丁丁你喝點吧,試試看我的廚藝怎么樣?」


  丁丁先是推辭,不過耐不住歡哥的「熱情」,只能拿起碗,將碗里的湯喝掉后,又夸贊了歡哥幾句,歡哥笑了笑,讓老婆坐下等等,他自己進去進去盛湯,其實是在等待藥性的發作。透過靠在沙發上的手機,我看到坐在那里的老婆,臉色慢慢變紅,身體也好像有些不自在的來回磨動,好像有什么蟲子在身上爬一樣。


  又過了一會兒,老婆的臉越來越紅,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廚房里的歡哥知道藥效開始起作用了,便偷偷拿起身旁的電視遙控器,打開了客廳的電視,電視銀幕打開,播放出了一部一男一女正在做愛的A片,不過聲音很輕。


  老婆先是嚇了一跳,以為自己坐到遙控器了,可是左右又沒找到,當眼睛看向電視屏幕里,那對完全沉浸在肉欲中的男女時,眼神也漸漸變得迷離起來,偷眼看看廚房,看到歡哥并沒有出來,丁丁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那電視屏幕上。


  看著電視里兩個男女盤腸大戰,丁丁臉上的潮紅越來越明顯起來,并攏的雙腿,也慢慢打開,手指也下意識地摸向自己兩腿間,開始上下滑動,大概是藥性開始發作的關系,老婆的動作越來越放肆起來,她整個人躺在沙發上,兩腿分開,兩根手指用力的隔著絲襪磨動著下面的陰丘,陣陣的呻吟聲也情不自禁地叫了出來。


  看到時機已經差不多了,我便和戴著話筒耳機的歡哥說道:「歡哥,請好好享用丁丁吧。」


  歡哥這時對著沙發上的鏡頭,擺出一個OK的手勢后,淫笑著脫光了身上的衣服,下身那龜頭昂然挺立著,走到老婆的身后,緊貼在她旁邊,突然說道:


  「丁丁,你干嘛呢?」


  被身后歡哥的聲音一下,老婆一下子慌了手腳,迷離的雙眼回頭看去時,正好看到歡哥昂然挺立的雞巴,豎立在自己鼻尖處,驚訝,遲疑,迷茫,瘋狂·····種種表情從老婆的臉上閃過,隨后巨大的欲望還是將最后的一絲理智都沖刷不見。


  只見老婆小嘴一張,一口就含住了歡哥的龜頭,開始忘我的吮吸起來,享受著丁丁小嘴的吸吮,歡哥臉上也露出了舒暢的表情,過了一陣,他將老婆的頭推開,將自己的雞巴從老婆嘴里拔了出來,然后大搖大擺地坐在了沙發上,向老婆輕蔑地招了招手道:「母狗,要吃雞巴的話,就給我爬過來。」已經被欲望壓垮的老婆,完全失去了理智,竟然真的四肢著地,向著歡哥爬了過去,頭埋在歡哥的胯下,一臉陶醉地將歡哥的雞巴吞進了嘴里,忘情地舔舐起來。


  看著老婆淫亂的模樣,我感到十分的興奮,平時連口交都要推三阻四的老婆,此時竟會如此的不顧廉恥,瘋狂地品嘗著別人的雞巴,實在讓我興奮莫名。


  歡哥享受著老婆胯下的吞吐,抬起手在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母狗,把屁股給我撅起來。」


  老婆聽話的抬起了屁股,歡哥將老婆的包臀緊身裙撩到了腰間,露出那被黑絲包裹的雙臀和大腿,然后一把把老婆的絲襪連同內褲拉了下來,而那條內褲上早已滿是水漬,而且中央處還有昨晚我大戰后流下的精斑。


  啪————————


  歡哥忽然毫不憐香惜玉地一巴掌拍在了老婆屁股上,響起了一聲脆響,老婆吃痛,一時間停下了吞吐歡哥的肉棒,輕聲叫道:「不要,疼!」「誰讓你停下的,繼續給我吃,打你屁股是獎賞你,不然就不給你雞巴吃了,快點,母狗。」


  歡哥大聲呵斥道,又揮手拍了老婆屁股一下,留下了一個紅紅的手印,聽到沒有雞巴吃,老婆急忙又低頭吞吐起歡哥的雞巴起來,而且更加賣力起來,不時還將歡哥的雞巴整根都吞了進去。


  而歡哥也一連好幾次,拍打著丁丁的肥臀,不知是不是習慣的關系,拍打一陣后,老婆的屁股也開始隨著歡哥的拍動,淫蕩的扭動起來,鼻中也響起了淫靡的哼聲,好像很享受的樣子。拍打了一陣后,歡哥便將手指伸進了老婆的騷穴中。


  此時的騷穴早已的淫水滿溢,歡哥的手指很容易就在老婆的陰道中抽出抽進,扣弄了一陣后,歡哥又從沙發靠墊后面拿出了一只粉紅色的電動按摩棒,打開開關后,歡哥一下子將按摩棒大半塞進了老婆騷穴中,就留下一個握柄留在外面,看上去就像老婆長了一條尾巴一般。


  「夾住了,掉了的話,等會兒就不干你,好好舔!」歡哥仰起頭,閉眼享受道,而丁丁聽到歡哥這么說,急忙夾緊了雙腿,將臀肉收縮,不讓按摩棒掉出來,不過這樣收緊后,讓陰道里的按摩棒動的更加快起來,一股股的淫水不斷從騷穴里溢出,順著大腿往下滑,沾濕了下面的內褲和絲襪。


  感受到更加強大的刺激,老婆更是忘情地吞吐起歡哥的雞巴起來,手指在歡哥的陰囊上摩擦,嘴巴也快速地將歡哥的雞巴吞入吐出,讓歡哥的雞巴完全被丁丁的口水所覆蓋。


  「藥效差不多了,趕緊干一次吧,我還要等她回家做飯呢。」我看了看時間,透過通話耳機對歡哥說道。歡哥抬起頭對我說道:「兄弟看見沒有,你老婆用惹火的眼神看著我,求我使勁插她的狗逼。騷狗逼,明白不?


  對待這樣的騷逼逼要狠一點,你看著我剛才拍打她的騷屁股,越是罵她狗逼,淫水越多,屁股扭的越歡,你聽到她自己還在那里說,就是騷逼,就是母狗,自己就是賤逼想讓我操,想天天讓主人我操,哈哈。」「哼,那就好好玩玩她。」


  我興奮地說道。歡哥點了點頭,低頭對還在賣力吞吐的丁丁說道:「好了,先停一下,來,給我舔舔這個,要舔干凈。」


  歡哥說著,抬起了自己的腳,放在老婆面前,老婆掙扎了一下,但是強大的藥力還是讓她屈服了,她低下頭,開始含住歡哥的大腳指吮吸起來,好像剛才吃雞巴一樣。看到大腳指滿是丁丁的口水后,歡哥示意老婆停了下來,又動了動那大腳指命令道:「自己把騷穴掰開,坐上去動!」老婆聽話了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兩腳跨在歡哥的腳兩邊,慢慢蹲下來,雙手將自己的陰唇分開,此時能看到老婆紫黑陰唇下鮮紅的貝肉,對準歡哥的大腳指后,一下子就坐了下去,老婆的騷穴里本就都是水,再加上腳趾并不是很粗,很容易便被老婆的騷穴完全吞沒,不過可能是因為指甲的關系,老婆臉上泛起一絲痛苦的表情,不過很快又被瘋狂的快感所取代,扶住一旁的茶幾,忘我地上下移動起來。


  隨著老婆的上下運動,那泛濫的淫水也隨之不斷從騷穴里流水,飛濺到地上,歡哥的腳上更是滿是老婆淫水的痕跡。看到老婆如此風騷的樣子,歡哥也已經忍不住了。一把拉起老婆,走到玄關前,將她對著大門處,撅起屁股,歡哥挺起雞巴,從后面一下子就插進了老婆的騷穴里。


  「嗯,嗯,啊……快點,快點,快點插!」


  老婆不斷大聲呻吟著,而歡哥則扶著老婆的屁股,快速地抽插著,這時我突然又想到,對歡哥說道:「你把大門打開。」

  歡哥聽后愣了愣,隨即又淫笑著點了點頭,一邊繼續抽插著丁丁,一邊伸手將大門打開,大門被打開后,老婆看到外面的樓道,心中十分的緊張,可是此時已經被歡哥按住,根本動不了,只能加快了自己身體的抖動速度,希望在被人發現前,快點結束這次瘋狂的性愛。


  而我此時已經回到了自己家中,透過貓眼,看著老婆在歡哥家的玄關前,撅著屁股,承受著歡哥的抽插。就這樣抽插了十幾分鐘,聽到歡哥的一聲低吼后,老婆情不自禁的大聲叫了出來,看來是被歡哥射在陰道里的精液燙得,反正老婆早就裝了避孕環,也不會有危險,所以我也不在意。


  射出后,歡哥對著門后的我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后,便又關上了門,我也關上了手機,心中回憶著剛才的一幕幕,至于現在的老婆,應該被歡哥威脅著,剛才在通話時,歡哥還拍下了老婆剛才淫亂的過程,為了不讓我知道,我想老婆會就范的,這讓我期待著下次老婆被歡哥享受的情景。

【完】